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军警】肖兰坨与肖龙湾传奇(散文)

    很久很久以前,辽宁省辽中县老观坨镇肖兰坨村还是一片杂草丛生,荆棘遍野,獐狍游走,狸獾追逐,兔雉奔飞,豺狐哀嚎,渺无人烟的荒凉所在。相传,清朝顺治八年(公元一六五一年),山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生活絮语(散文)

    “吾尝终日而思矣”,天天上班下班,日日做饭吃饭,工作了休息,休息了还工作,真的是忙忙碌碌,碌碌而又无为呀。吾尝终日而感叹,生活犹如一潭死水,无风无浪,平平淡淡;日子好似复印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杨树林,村庄稀疏的毛发(散文)_1

    杨树林是黄土以外的世界,我一直这样觉得。黄土高原的乡下,不见大树不见清水,随处可见的便是长不过几寸的蒿草和苍苍茫茫的黄土。黄土是立足之本,野草是生命的另一种谛解,唯有一片青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如梦童年(散文)

    “童年啊!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灼热的阳光抖落一季的碎影,时光的隧道里落满了孤独。剥落逝去的时光,那些潜埋的笑声牵着我的思绪从深邃而无可辨识的黑暗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寻山踏花(散文)

    其实不必刻意,出城向西就是连绵起伏的太行山脉。苍山虽远,自有碧水相随。那刚刚通水的南水北调大运河,一汪碧水宛如玉带一般缠绕在这华北平原之上。美不美家乡水,秀不秀家乡山。无论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浪漫夏日”征文】欢快的芦笙(散文)

    靖安镇有两个苗族寨子,一个是松杉村松汉林苗寨,另一个是五星村苗寨,我去得最多的是五星苗寨。2012年端午节前夕,我受邀赴五星苗寨参加花山节。花山节是苗族最重要的节日,花山节又称踩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地下六十米 (散文)

    那是九十年代初的一个隆冬季节。我骑着自行车,拖着被夕阳拉得细长细长的影子,疲惫不堪地回到家里。不知从何年何月起,祖辈们就拥挤在一条狭长而又弯曲的小山沟里。大老远根本看不见村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上帝赏赐的缘分(散文)_1

    【相识篇】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但这是上帝的赏赐,安排你到我的身边,足矣!这辈子过得最长的暑假就是2011年6月9号到2011年9月10号,这三个月闲的慌,说来也惭愧,在家白吃白喝,就为了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八一】爱海的小孙女(散文·家园)

    三年前春节过后,我和夫人有了在海南买套住房的想法,有朋友推荐在五指山买,那里空气好,负氧离子高,不冷不热,不干不潮,适合养老。但思前想后,还在离海边近的地方买,因为两个宝贝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古韵征文-心帆】饮泣(散文)

    今天(2016年大年三十)我心中不禁冒出了饮泣这个词,在我的印象中,饮泣算是比较口语化闲搁在角落的一个词语,喝了眼泪,止住抽噎,屏蔽声音。哥开着车载着我,母亲和嫂子回了趟老家,老家...[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