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相约在春天”】我在春的回忆里等你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似乎对于很多人而言,春天都是一个美好的季节,这段时光里,万物复苏,花红柳绿,万物都呈现出了勃勃生机。春天,是孕育生命的象征,是新生命诞生的季节,是朝阳褪去薄膜,照进大地的起始。   不错,我爱这春天,因为我热爱生命。可是这美好的春天,对于另一个人来讲,可谓是思念的导火索,一场春雨的淅淅沥沥,总是会激起薄薄尘埃,激起她对于往事的回忆,而她,就是大明湖畔的那个女人--------我的母亲。   (一)我和母亲有个约会    母亲生于七十年代,在那个革命的岁月里,全家人的生活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穷”。然而生活总是祸不单行,母亲七岁的那年春天,外祖母就与世长辞了。   前几天和母亲去河南参加表姐的婚礼,坐在漫无尽头的大巴车上,和她聊起了外祖母,她告诉我:关于外祖母的记忆,她现在已经模糊了,几十年过去了,唯一能清楚的记得的,便是外祖母去世的那天。   似乎一切都有征兆,母亲当时在镇上上学,下午时候,外祖母恍惚听到了母亲呼喊她的声音,就出门前去观望,就在那抬头眺望的一瞬间,便倒了下来,从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我抬头去看看母亲,她的眼角,有呼之欲出的眼泪,但终究没有流下来,她继续讲道:外祖母去世的那段时间,快要接近夏季,气候干燥 ,怕蝇虫的打扰,外祖父让母亲拿着扇子给祖母扇,一方面降温,一方面扇蝇虫。她说:当时的我是多么傻啊,给你外祖母扇一会扇子,然后就跑出去和那些孩子们一起玩了,然后隔一阵子,赶紧跑回来,再扇一会儿,害怕被你外祖父看到打我,可从来没有想过,那是我能够陪伴你外祖母最后的日子,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母亲转过身去,看了看窗外的景色,我明白,她是尽力不想让眼泪流出,想借远景调节一下眼睛。在窗外的山头上,有羊群在觅食,小儿羊在大羊的周围徘徊着,有时静止,有时蹦跳,我靠在母亲的肩上,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是啊,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会陪伴自己一辈子,有些人,会陪伴自己走一阵子的路,而有些人,一转身,便从此天涯,永不相见。母亲总会说:现在能见到外祖母,就只有在梦里了,即使那模糊不清的脸庞,依旧会让她醒来后久久难以忘怀,希望外祖母多托梦给她,这份念想,她真不想就此断了。   (二) 宁夏,我来了   母亲和父亲,算是属于自由恋爱,但当时,父亲家可谓是穷得揭不开锅,母亲不顾外祖父的反对,毅然选择和父亲走在了一起,祖母为了筹备父母的婚事,借了高利贷,拿着彩礼去外祖父家提亲时,遭到了拒绝,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当时有个说法,叫做年初不成亲,否则会被认为两人之间是所谓的“奉子成婚”,所以婚事一拖就拖到了年末,而高利贷也就越滚越多,难以吃消。年末了,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婚礼的第二天,就发生了让母亲难以释怀的事情。   早晨母亲还没有起床,院子里人就围满了,仔细听过,才知道原来都是来要帐的,都知道昨天礼金收了一点,如果不即时要帐,那可得等到猴年马月了。   一场婚礼,算是还清了部分账款,可是毕竟是年末了,按照习俗,是要走亲戚的啊!那怎么办呢?借钱走亲戚,从大姨妈家借钱买礼品,送给二姨妈家,以此类推,终于将这亲戚走完了,最终,也托姨妈和舅舅,各自借了一笔钱,还了那越滚越高的高利贷。   年刚过完,父母就踏上了去宁夏的征程,在那里白天干活,下班捡矿泉水瓶子,就那样奔波劳碌,起早贪黑的生活着。一开始,吃不惯那里的饭,好心的老板给了他们一口锅,让他们自己做,这才安心下来,经过一年的打拼,终于赚够了一笔钱,还完了欠款,才回到了家。   母亲说,在宁夏的那一年,她每天晚上都会拿着我的照片哭泣,一开始,两人都是看着我的照片,联想着我一天都干什么了,会去闯祸了,还是会唱儿歌了。一想到这些,母亲总会止不住哭泣,后来,母亲被父亲骂了一顿,他不想看着母亲这样,长时间如此,对母亲身体伤害太大,他也心疼母亲。过了一段时间,母亲终于平静下来,不再哭闹了,那一年,他们熬得身心俱疲,但那一年,也让我们家的生活,从此迈向了小康社会的康庄大道。   (三)女儿,我在回忆里等你   八年前的春天,我的家庭里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我的妹妹。我喜于她的降生,便做了主,将她取名为“李晓”,全家人都欣喜她的到来,因为她不失众望,是个女儿。   然而,命运总是公平的,它给了你诸多的好处,就必须要让你失去点什么,比如,它给了你财富,让你不再为钱担忧的时候,就会让你失去点亲情,妹妹终究没有抵住病魔的折磨,选择了离开。   她在世的一年中,基本长时间都在医院住着,一岁的生日,刚好是正月初七,过了生日不久,就被送往了医院,由于病情的加剧,途中周转了几家医院,终究还是走了,扔下了那个被折磨了一年多的母亲,走了。   那天我由于在学校和同学嬉闹,腰部被烫伤了,回到家里,看见父母都在,我还很庆幸,他们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可以见到妹妹了。可是我找遍了整个家,都不见妹妹,以为她去了伯伯家,后来,大姐告诉我,妹妹走了。   我转身跑回家去,母亲坐在院子里,傻傻的,眼中没有一丝光彩,我不知如何去安慰她,只能静静的站着。良久,母亲起身走进房间,去收拾妹妹的东西,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她走时只穿了一件新衣服,我把这些给她整理一下,烧过去,她在世这一年,也苦了一年,去那边了,就没有痛苦了,希望她在那边,能过得好。”我陪着母亲收拾着,看着她的泪水,不停的流走,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时光过去了七年,母亲也已经释怀了,可是每年的清明节,母亲除了给外祖母上坟,回来还要烧一些衣物给妹妹,也许,这是她唯一能为妹妹做的,也许,这真的能够安慰她的痛处。   人的一生,仿佛总要经历好几场生离死别,我们哭着降生,去迎接这个新世界的到来,我们哭着离开,去留恋这个世间的人群,哭过笑过,不过是一场生命的存在形式,无论一生中有多少人曾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该离开时,终归会回到一个人的存在状态。   春天,对于母亲,充满了回忆,在匆匆而过的时光里,一些人,她已经释然了,但是那份爱,永远不会改变,我不想去左右她的思想,让她忘记这些人,只是愿此后的人生路,她记得她们来过,她爱着他们,这样便好,除此之外,再无悔恨与痛苦。   治疗癫痫病药物治疗管用吗青少年吃奥卡西平能打疫苗吗郑州癫痫病该怎么样治疗武汉哪地方治羊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