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韵】易立之变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一阵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从走廊的远处响起,刘书记知道,那是易立匆匆赶来。   易立走到小会议室门口,刚举起手敲门,门就打开了。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投射过来。易立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地笑笑,便迅速找个位子坐下来。他脸色腊黄虚肿,满脸憔悴。打开党员学习笔记本,扯开笔筒作记录。   刘书记扫视一周,便开始讲课。   易立一边听,一边记录。新时代共产党人必须牢记的二十四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善终。永远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易立用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又开始记录。才过几分钟,又一阵倦意袭来,易立像“仙娘婆上朝”(冥通阴阳),哈欠一个接一个地打,眼泪水都出来了。   易立的一举一动,刘书记都看在眼里。他眼睛余光瞄了一眼易立,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会议室是党员集中学习和开会的地方,见证了许多积极入党的年轻人、预备党员的成长。每个月10号,钢管厂所有的党员集中在这儿学习。由党委刘书记或其他党校老师上课,课后讨论,写学习心得笔记。每个月25号,党员集中考试,或参加有意义的活动,如:为残障中心或养老院做义工一天;参观抗战纪念馆;祭拜革命烈士纪念碑;学习革命先烈平生事迹等。   五十分钟的授课时很快,刘书记停下来,喝口水。休息十分钟后,党员们在学习强国APP上学习。今年的主题是学习强国,要求每个党员每天点开学习强国软件,进入视频学习答题积分。   小会议室的党员们,有的戴上耳机点开视频看新闻;有的看时评文章;有点看世界各地美图。刘书记插上耳机,进入学习听音乐的环节,点开他最喜欢听《不忘初心》。“万水千山不忘来时路,鲜血浇灌出花开的国度,生死相依只为了那一句承诺,报答你是我唯一的倾诉……”谭维维和韩磊婉转动听的声音,瞬间流入耳膜。刘书记放下手机,一边听音乐,一边又随手从办公桌拿来一本书,打开《新中国共产党人学习手册》。学习强国,许多党员积分都已有八百分以上,易立还只有四百二十分,他赶紧做题。做题挣分最快,每日答题、每周答题、专项答题三项做下来可得十七分。还没全部答完,一阵困意袭来,易立浮肿的眼皮合上,歪着脑袋趴在会议桌上就睡着了。口角流出一缕口水。   刘书记轻叹一声:“淤泥子糊不上壁。”   易立的父母有了两个女儿之后生下易立,怕儿子娇惯,特取名易立,是取谐音“毅力”。“顽强的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易父希望儿子名副其实“君子自强不息”。可是,现在年轻人的心,总是琢磨不透。易立的变化太大,让刘书记心里恨铁不成钢。   刘书记心中有打算。易立这次学习瞌睡就算了,成年人谁家都有些事。若下次再这样,就好好找他谈话。      二   刘书记是看着易立成长的人,与他接触比较多。那年入党调查,刘书记亲自到易立老家收集资料。   易立三十多岁,中等个子。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看起来温文尔雅,有一股书生意气。可是,他的身材惹人注意,胸大肌和背阔肌发达,成倒三角形;他的手指非常粗糙,手臂的三角肌,肌性标志明显,大三角形沾上小三角。   易立喜欢健身,特别爱好练拳击对打。假如健身俱乐部没有约到拳击对手,易立就会独自打沙袋,每天坚持。把开心愉快的心情,在拳击对打里扩张倍增;把郁闷的愤怒,在打沙袋中发泄消散。   当年,毕业华中科技大学的易立,是机械工程专业的高材生,农村长大的他,动手能力极强。在校期间,易立是实验室老师的得力助手;实习期间,单位非常看好他,想把易立留下来。   易立为离父母更近,放弃留用在大城市,进了县城一家民营企业,做办公室的文秘。他每天写各种书面材料,应付政府部门的检查,为家族性的民企贴金。   专业不对口、工作的无聊,让易立倍感失落。但是,易立没有就此堕落,他选择看书和健身,动静相宜,发泄心中的郁闷。   县里的钢管厂当年红得发紫。可是,风云突变,这家当地的龙头企业,像坐过山车一般滑到底谷。连续二年亏损,负债累累。许多人纷纷跳槽,岗位空缺,生产流水线几乎撑不下去。   一个亏损企业,招人的难度可想而知。钢管厂的公开招聘考试,对易立而言,几乎是走过场的形势。文凭、过硬的技术和企业缺人,专业对口的易立进入钢管厂,几个月后升为车间主任。易立吃苦耐劳,工作认真负责,单位把易立作重点培养对象,送到上海学习。   通过政府的扶持,易立学成归来。进入钢管厂的龙头科室——热轧无缝钢管车间。无缝钢管生产,给经济下滑、负债累累的钢管厂注入一针强心剂。   热轧钢管是以连铸坯为原料,采用长芯棒轧管机生产,车间的温度高、工作量大。   易立喜动脑、擅动手。剪切厚板时,常出现剖不开的现象,易立发现是上下刀片有缝隙。经过调整后,再也没有出现剪不开的情况。   车间每天三次小安全检查,每周一次大检查,自从易立负责热轧车间,就杜绝了安全事故。   易立有极强的亲和力,带领科室团队,克服了各种各样困难,获得许多荣誉。四年来,“先进车间”、“安全生产示范基地”等殊荣,一个接一个。钢管厂的工人都以在热轧无缝钢管车间而自豪。   热轧无缝钢管的生产,带动整个企业经济,把钢管厂逐步扭亏为盈,理所当然会被评先进车间。易立作为热轧车间主任,即将蝉联五连冠,成为卫冕冠军。   那天中午下班时,刘书记来电话,请易立中餐后去一趟小会议室。   大刘、小王、老李爱凑热闹,趁下班洗手时挤了过来。   “老大,今天下午评先肯定是我们车间。”大刘年龄比较大,他与同事们一起,都叫易立老大,“你为厂里奉献最多,评优不评你还能评谁?机械故障,你晚上加班维修;订单走量,你以厂为家,不求报酬,默默奉献。优秀非你莫属。”   “大刘,你不要说得那么肯定,事情没宣布,一切皆有可能。你看冷轧车间是二号热门,都走了六个大学生,就是因为看不到前景。”小王像位老学究,说得有理有据。   “你这混蛋小王八,长着乌鸦嘴。我们车间做得这么好,老大评不上,谁还合格?”老李就是得理不饶人,把小王痛骂一顿。   易立看着他们的争辩,笑而不语。没擦干水的手,一边傍一个,水花飞溅,像一只翅膀淋湿的雄鹰,抖落羽翼的水珠。   吃过中饭,易立来到小会议室,只见张厂长也在。   张厂长拉出一把椅子,让易立坐下。看样子,是准备让易立听一堂书记最拿手的思想政治课。   “小易,你是我厂的高材生、龙头车间的技术骨干,单位对你的成绩非常肯定!”张厂长连连赞美,“你团结协调能力强,热轧车间的员工团结一条心,都听你的。我和刘书记特别表扬你。”   易立听了笑笑,说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做的。易立明白,领导都是这样,在委以重任前进行谈话。易立不知领导有何决策,要把他调到何车间。易立勇敢地接受各种挑战。这么多年,什么苦没吃过?   “今年的评先评优,将评给废料车间和废料车间主任。”刘书记开了口,用力拍拍易立的肩膀,“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能做好车间职工的思想工作。不能像冷轧车间,一下子走了六个。”   “为什么?我们哪儿没做好,为什么评不上?”易立一改往日的温和,面成猪肝色,脖子比往日粗了一倍,为车间争辩。   “每年评先评优,你和你们车间拿了这么多,你们何必要在乎今年这一次?这么多年,废料车间从来就没评到过,这次的鼓励对他们很重要。”刘书记开导易立,突然脸色更严肃,“再说了,人家废料车间,上半年因盗窃废料变卖受罚,下半年他们改了,没再偷盗,而且,业绩从倒数第一,上升到倒数第二,你说这次评优该鼓励废料车间不?”   “看看你们自己,许多年没进步!假如给你继续评优,那就是麻醉剂,你们会更不思进取……”刘书记继续上政治课。   张厂长和刘书记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这些话都是洗脑的好料。   会议如期进行。废料车间评上先进车间,废料车间主任被评上优秀个人。   易立是个实在人,对荣誉地位看得很淡。只是,眼见此类事,心总会稍有挣扎。易立深知,获得荣誉,是自己和同事们努力的结果,实至名归;没获得荣誉也无所谓,荣誉不能当饭吃、当衣穿,发的两百元奖金,还得添些钱,与同事们吃喝嗨皮。评不上也罢,花无百日红,哪有单位一个车间总霸占评优?其他科室积极性何来?   易立约好健身俱乐部,下班后去练拳击打沙袋,练习抗击打能力和防衘能力,学快速进攻技巧和减少软肋的范围。      三   刘书记仔细观察易立。易立最近这段时间面色难看,精神比较差,与刚来钢管厂朝气篷勃的易立,判若两人。   听说,吸毒的人面色蜡黄、表情淡漠、精神萎靡,不喜欢与人交流。这些似乎与易立有许多雷同之处,特别是他原来活泼,现在深居简出,独来独往。想起这些,刘书记忧心忡忡。   “建设路有吸毒窝点,就在钢管厂旁边。易立会不会是吸毒了?”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看着下班回去的易立,刘书记真不敢往下想。   易立到家时,妻子小丽在厨房忙乎。厨房时不时传来锅勺碰撞的声音,偶尔飘来阵阵香味。女儿涵涵坐在沙发上,面前堆着积木,电视在播放画片《小猪佩奇》。   刚进门,易立正在换鞋,涵涵兴奋扑到的的怀里。她甜甜地贴在易立耳边,说着幼儿园的趣闻。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易立看着四岁的女儿,满心欢喜。涵涵的到来,给易立和小丽带来许多欢乐,她像天使一样美。让易立对家多了一份责任,无论怎样去爱,总觉得爱不够。   易立把涵涵抱到沙发上,让她自己坐着看电视。他抚摸女儿的小脑袋,往沙发上一躺,便睡着了。   涵涵的小粉拳雨点似的落下,惊醒易立。他揉揉眼睛,看到涵涵调皮地演“哑剧”,小手比划吃饭了。易立心生歉意,把涵涵抱到餐桌的椅子上,自己进厨房,来到小丽身后。   小丽回头莞尔一笑,吩咐照顾涵涵就好。桌上的鲜汤,色香味俱全,十分诱人。易立把汤分装在三个小碗里。小丽端上最后一道菜,坐到桌旁。   “易立,你喝点鸡汤,补补身体。”小丽心疼地看着易立,“自从你去乡下扶贫,单位和乡下两头跑,体力就吃不消了。”   易立心里有数,自己身体非常好。   “我知道你平时锻炼,身体素质好。可你现在的样子,不正常。”小丽伸手去掰易立的眼睑,想看看红润程度,来判断是否贫血。易立把头一偏,巧妙地躲过去,“要不,明天去我们医院检查一下。有病早发现早治疗,没事就早放心。”   易立拒绝检查,小丽已拿他没办法。都说“习惯是最好的包容”,小丽早已习惯易立的固执,      四   易立是钢管厂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工作上,他依然兢兢业业,周末下乡扶贫也扎实。可是,刘书记总感觉易立不对劲,没之前有活力。   “刘书记,我有事打扰您一下。”一个甜美的女声,打断了刘书记的思绪。   回头望着这个长得小家碧玉的女人,刘书记一脸迷惑。小丽大方地介绍,自己是易立的老婆。刘书记知道,易立与小丽高中同学,她是区人民医院血液内科的医生。平时工作忙,很少参加钢管厂的活动,今天第一次见面。   “您好,刘书记,我今天有一事相求。”小丽上前握住刘书记,眼神中透着期盼。   “小丽尽管说,易立是我们厂里的骨干,我们会好好培养,为将来成为中层领导准备。”   “刘书记,我平时工作太忙,没有顾及易立,十分惭愧。”小丽有些愧疚,低下了头。   忽然她又抬起头,抓住刘书记的双手。   “易立自从下乡扶贫后,身体不如从前,他面色蜡黄,精神萎靡。我几次让他去检查,他不肯去。而且,性格也变了,我感觉他有事瞒着我。”小丽像抓住救命稻香,晃动刘书记的手,“请单位换人扶贫,让易立好好调养。”   刘书记也感觉易立不对劲,既然小丽又提出,到时候厂领导开会时就提出讨论。   离下班时间还差三分钟,路上已有稀稀拉拉的人。偌大的钢管厂,它像一个独立王国,厂里的消费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同单位的人,不穿工作服,不挂工号牌,不一定都认识。   前面的一高一矮两位美女在交谈什么。小丽想上前打个招呼,却唯恐打扰她们的谈话。她跟在后面,时不时飘来半句话。   “……建设路是毒品交易的金三角。”   “别听人瞎说!最明亮的背后,都会有阴暗。过什么样的生活,主要是自己的取舍。”   “你看他脸色,根本就不像正常人。与吸毒人的面色一个样。”高个子继续说,“听说他老婆是人民医院的血液内科医生,怎么就发现不了问题?”   癫痫患者的寿命有多长呢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郑州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