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遇见】德国 ,让我随时随地遇见爱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摘要:一个人漂泊在异国他乡,最怕的不是孤独和寂寞,而是惊慌和无助。因为环境的陌生,因为语言的不通,感觉自己就像那无依无靠的浮萍,永远心无着落。可是,来到德国后,那无处不在的温暖,那伸手可及的关怀,就像一朵朴实的有爱之花,开遍德国的角角落落,芬芳着德国的一年四季,随时随地在我的心头摇曳,生香。 一个人漂泊在异国他乡,最怕的不是孤独和寂寞,而是惊慌和无助。因为环境的陌生,因为语言的不通,感觉自己就像那无依无靠的浮萍,永远心无着落。可是,来到德国后,那无处不在的温暖,那伸手可及的关怀,就像一朵朴实的有爱之花,开遍德国的角角落落,芬芳着德国的一年四季,随时随地在我的心头摇曳,生香。   ——题记   初来德国,让我惊艳了她的美,她的纤尘不染,她的安静,她的文明,她的有爱。   德国的绿化,在世界名列前茅,到处可见葱茏的树林,绿茵茵的草地,姹紫嫣红的花,整整齐齐的树墙。欧伦风范的花园洋房,蓝天白云下的一草一木都透着诱人的清新。   干净整洁的马路,不沾染一丝一毫的灰尘,皮鞋穿上一个月都不用擦拭,就连汽车也干干净净的很少有人去打理。   无论多少川流不息的车辆,除了救护车消防车会鸣笛外,其余的车除了引擎声,没有一辆车会鸣笛抢道,大家都有序地静静行驶。   在德国,都是大车让小车,小车让行人,一个路口,只要有行人要过马路,司机会远远停下车,让行人先过,有时行人犹豫着想让车先行,司机便会伸右手做一个“请”的手势,所以,在德国,行人从不担心会有车辆突然冲出来吓你一大跳。   德国人的有爱,也是随时随地的,不矫揉不造作,就象随处可见的美丽风景,时时让人入眼入心。   我这人是个天生的路痴加车痴,每一次乘车,我都感觉我的心不在心脏,而是悬在嗓子眼上,怕上错站台上错车,怕错过站台下错车,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的,将手机上的谷歌地图打开,看着火车一站一站地驶进,看着火车一点一点地向我到达的城市靠近,一颗心才慢慢往心脏回落。   记得第一次一个人因工作去一个新的火车站,那老板将我送到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就回去了,临走时指了一下火车站的方向,我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就下车了。可他走后,我却怎么也找不到火车站,于是就拖着旅行箱在马路上来来回回地走。   不久,一辆急驰而过的车嘎然停了下来,一位和蔼可亲的司机走出车门,满面含笑地问我是不是去火车站,我点了点头。他便一手拖着我的旅行箱,一手牵着我,转过一个弯,过到马路对面,火车站赫然出现在我眼前。他微笑地将旅行箱递给我,微笑地指指火车站大门,微笑地与我挥手道别,竟像多年的老朋友一般,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德国人的有爱。   每到一个新的环境,我的路痴便很快被众所周知。也难怪,我的路痴,痴到无可救药。住了快一个月的地方,每次若我走在前面,走到了我都不知道,仍会继续朝前走,他们便会大叫:走过头了!回头一看,真走过头了。后来老板便在门口摆了一个花盆,我远远地看见那盆花,就知道到家了,心也分外的踏实。   去商场第一次购物,差点回不来了,折腾半天才找回来,其实商场就在店的对面,但商场有四个门,我老是出错门,所以找不到回去的门。他们知道后,齐声说:佩服你!后来再去商场,他们便会派一个人陪着我,呵呵,我自己有时候也挺不好意思的。但大家的温暖和体贴,随时让我如沐暖阳,心生温暖。   在德国,四季的分布是很不均的,每年的九月到次年四月是漫长的冬天,真正的春天要到五月份才开始,而夏天则短暂的就象打个了盹,最多两个礼拜,然后便进入秋天,而秋天还没来及呈现它的多彩,便又忙忙进入冬天。德国的初冬其实是秋冬相连,既有秋天的绚丽多彩,又有初冬的寒凉冷冽。昼夜温差巨大,让你既感受着秋的温又体会着冬的凉。   因为秋冬相连,此时的德国正是远山叠彩,遍地黄金的美丽时节。由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只见那山上红的黄的白的黑的绿的色彩交织,如锦似缎,透着深远初冬的静美,又泛着如诗如画的秋的绚丽,让人美不胜收。那一片片金黄的落叶,厚厚重重地铺下来,人就像走在铺满黄金的金色大道上,养了眼也醉了心。   前几天休息,去朋友家玩,老板帮我买好火车票后,又开着他的保时捷将我送到火车站,怕我找不到站台,特意将我送到站台上,临走时说:“回来时打我电话,我来接你,真怕你走丢了。”我不好意思笑了,说:“放心,丢不了。”虽然初冬的早晨有些寒凉,但老板的关切无形中驱走了那份寒凉。   昨天去我从前的小城办事,完事后看公交车还差二十分钟才到,便想去对面的kaufland买点日用品,心想这么近,二十分钟足够了。选好东西后,去买单,每一个卡机前都有不少人,而且都是推着装满货物的购物车,我傻眼了,等吧,怕错过公交车,不等吧,东西已选好,又有点不甘心,于是便烦躁地拿出手机一遍遍看时间。   我的神态引起了站在我前面一个满头银发的德国老太太的注意,她问我是不是赶时间,我点点头,她那张布满皱纹的脸,立马微笑着开成一朵灿烂而优雅的菊花,那双布满沧桑的手,又立马做了个亲切的“请”的手势,让我站在她前面去。望着她满满一推车的东西,我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前面的两个人看见了,又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便幸运的连升“三级,”跑到前面去了。买完单,我挥手和她们说了声:“再见!”便冲出商场,朝公交车跑去,好险:只差一分钟!   真是越慌越添乱,我进了公交车后,掏出五元一张纸币,一元一枚硬币准备买票,谁知脖子上的长围巾不识时务地拂下来,将一枚硬币拂到车门后去了,因正是上车时间,门不关我就捡不回来,窘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司机微笑地问我去哪儿,我告近他后他立马将票打好递给我,我忐忑地接过票,感激地说声:“谢谢!”人全部上来后,司机关好门,走出驾驶室,捡起那枚硬币,找回我0.5欧,我只好再次说声:“谢谢!”   车行驶了三站,站台上站着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十多人,从那些女人的服饰看像土耳其人,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旅。司机停下车,打开车门问他们去哪里?可能这些人刚来德国,听不懂德语,司机又用英语,但他们仍然听不懂。这时车上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走了过去,他试着用土耳其语(我猜的)和他们交流,弄清了他们要去火车站,便告诉他们每人需5.5欧元的车费。一行人这才得以轻松上车,司机帮他们买好票后,又去打卡机上一一将票打一次,才递给他们,我看着他们细致耐心地做着这些,心里不禁也充满了温暖。   车又行驶了四站,站台上有个坐着轮椅的乘客。司机停好车后,走出驾驶室,拿出车门后的一块钢板,铺在车和站台的连接处,那坐在轮椅上的乘客便自己轻松上车了。其实在德国,无论各个方面的设计都很合理,残疾人的车到哪儿都可以畅通无阻,无论商场火车站还是其它共公场所,都有残疾人通道,残疾人在德国可象正常人一样出行,亳不费力。这也是德国人有爱的一面吧?   到了终点站,司机又拿出钢板铺在车和站台的连接处,那轮椅上的乘客又轻松下车,轻松前行了。那一帮土耳其人也在司机亲切地招呼声中,愉快地下了车,笑容满面地一一挥手和司机作别。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下午,准备启程回去上班,我去火车站打好车票和站台票后,便去8号站台候车。可眼看时间快到了,火车却没影儿。在德国,乘车看时间比看什么都准,这车到点了还不来,一定有问题。果然,一会儿广播里传来了信息,车换站台了,平时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换站台是换相邻的站台,屏幕上有显示。但这次不是,只广播播音,屏幕上却没显示,我又没听懂换到几号站台,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飞快流逝,我的心便像揣了“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挠心”般难过。那种惊慌和无助,相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一定会懂。   一个漂亮的德国姑娘路过,看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乱转的我,便拿出她的车票问我是不是坐这趟车,我点点头,她便拉着我的手,说了声:“Let’s go!”便冲下8号站台,拉着我飞快地跑向18号站台,谢天谢地,在最后一秒中,我们幸运地上了车,我忙不迭地对那漂亮姑娘说了三声“谢谢!”   快到目的地时,老板打来了电话,说他已到火车站,下车后可直到后门找他的车,呵呵,这回我的心终于可以安安稳稳放回我的小心脏了。   回想起这一天旅程,虽是初冬,空气里虽透着些许寒凉,但一路走来,德国人的有爱,却像一抹暖阳,拂过我的身心,那感觉就像春天般温暖。      后记:其实,在德国,这些举手之劳的有爱,比比皆是。它们就像德国随处可见的美丽风景,时时刻刻存在,时时刻刻呈现。它们就像春天明媚的花,夏日凉爽的风,秋天绚丽的色彩,冬天纯洁的雪一样,随时随地都给人爱的滋润,美的享受。真心希望这种有爱能跨越德国,遍布世界,让这种有爱之花,开遍人间,温暖世界!   安徽治疗原发性癫痫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病哈尔滨哪里能看癫痫郑州的癫痫医院哪家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