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晚宴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未来之星
   一   三十而立的陈晓东年轻有为,深得局领导的赏识,是局里的重点培养对象。在局党委会讨论会上,刘局长把他列入到了局后备干部人选当中。与他一起被列入后备干部人选的共有七个人员,陈晓东被局里的同事们排在了前三。科里的同事们一致认为,对于最近的这次干部选拔任用,他作为重点考虑对象,他很有希望被提拔为副科长。   几个在政府部门的同学,都很帮忙,在到处为他找关系,托人情。其中在市政府办公室的钱辉,是陈晓东打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铁哥们,这次做了不少工作,出了不少力气。两星期前,就替他张罗一个周末晚上的饭局。今天是周末,正是这次晚宴举行之日。   虽然钱辉是铁哥们,但这事自己可不能含糊,毕竟他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待事成之后,千万不能慢待了他,得好好谢谢他。陈晓东一路开着车,一路想着。平日里他和朋友、同事、哥们的一起聚会饮宴,少则三五个人小酌,多则几桌的朋友,只要打电话一约,几乎都能应约到场,到了一起,也没个什么规矩套路,就是胡吃海塞,乱侃一番,喝完吃完一哄而散。   而这次请客吃饭可非比寻常,不光选址由钱辉悉心安排,晚宴的菜品也是他一个个亲自点的,就连食材也都是由他精选的。最关键的是这次请的客人太重要了,都是常在胡莱市官场上走动的翘楚,一般人根本请不动的,都是些能递得上话、办得了事的大人物。这些头头脑脑的人物,不光是难请,就是人家想来也未必能有得来呢!这一切幸亏了钱辉背后的精心组织和安排,要是靠自己请,怕是一个也请不来的,陈晓东心里暗想着。他私下里也十分佩服自己的这个发小钱辉同学,他不光脑子灵泛,还特别善于察言观色,不管是市里的领导还是下边县、镇的干部,只要和他照过一回面,吃过一顿饭,他就能把别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记住了!这可不是一般的能力,而自己却没有这个本事,拿自己和他一比,自己就是一个糊涂蛋!他时常在老婆面前夸耀这个钱辉,说他就像是人们传说中的“人精”!   傍晚五点不到,太阳还老高的,陈晓东驾着小车,飞快地开进了胡莱市远近闻名的飞雁度假风景区的巨大牌楼,一路又沿着宽阔的柏油马路拐向飞雁国际酒店。经过酒店左边的那条道路继续蜿蜒着往北开去。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数公里外掩映在绿树丛中的鸿雁庄园的穹窿形黄色尖顶便呈现在了陈晓东的眼帘里。这飞雁度假风景区原本是由飞雁湖和成片的芦苇围成的荒滩,是方圆十几公里的一大片自然湿地,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雁的迁徙中转站。先是由市里拨出几千万的资金改建成湿地公园,几年后又重新规划建设,改造成了如今已名声在外的旅游度假风景区。   依水而建的鸿雁庄园十分的隐秘而壮观,在飞雁湖畔的绿树环抱中,就像是镶嵌在绿地毯上的一颗琥珀明珠,显得庄严耀眼而神秘诡异。   卡马西平的药量有多大陈晓东真的佩服钱辉安排的这个地方,既安静又隐蔽,非常适合他此时的心境,也许这也能适合那些客人们的心境吧……他暗自猜测着。   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的旋转大门,早有几个服务生模样的年轻的女服务小姐笑容可掬地在门里列队迎接。她们鞠着躬,对他齐声唱和道:“先生您好!欢迎光临!”陈晓东停了脚步,对几个服务小姐点了一下头微笑着表示致意。   一个领头的服务小姐上前柔声问道:“先生,请问您是订餐还是就餐入席?”   “哦!我是就餐!”陈晓东微笑着答道。   “先生请问您几号包厢?”服务小姐始终保持着微笑的神情,欠身问道。   “888号。”陈晓东答道。   “先生。您这边请……”站在一边的另一个小姐躬身说着,摊着左手,恭恭敬敬地做了一个“这边请”的手势。另外几个小姐一起重新列好了对,朝他一起又鞠了躬。陈晓东跟了那个小姐,上楼往包厢走去。   上了二楼,往东一直走到头,往北一拐,便是888号包厢。小姐推开门,立在门边,又躬身对他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一进装修豪华、高端大气的包厢,陈晓东便看见钱辉早已坐在了大圆桌一边的沙发上了。见他正低头玩着手机,陈晓东连忙故作惊呼道:“哎呦喂!钱大主任!我的老同学,你倒先到了?!实在是抱歉!抱歉!”说着,向他热情地伸出了双手。   钱辉闻听也忙站起来,和他握着手,朝包厢努了努嘴,口中却问道:“怎么样,老同学?这地方规格和档次咋样?”   陈晓东环顾了包厢,拉着他的手,故意加重了语气夸赞道:“哎呀!不错!真不错!只有你能想到这样地方!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想不出这么个好地方!”   “你少来!”钱辉轻甩开他的手轻骂道。   “来来来!抽颗烟!”两人坐了下来,陈晓东连忙掏出烟来,递给钱辉一支并说道。   “告诉你!这顿饭的规格你可不能小气了?!”钱辉笑着说道。   “你放心,按照您的吩咐,我早预备好了!”他见一个男服务生,站在包厢门前,便对门外叫道:“服务员!”男服务生应声进来,毕恭毕敬地站在他面前,问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去!帮我把后备箱里的两箱茅台和两条烟都拿进来!车牌是h9569,车就在大门边的停车位上。”他拿着车钥匙命令道。钱辉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的!先生。”服务生答应了一声,拿了车钥匙,便走出了包厢。不一会儿,两箱茅台和烟就搬到了包厢里。   “老同学,今天你运气好!”钱辉说道。   陈晓东心说今天要大出血,咋会运气好呢?便问道:“怎么呢?”   钱辉说道:“今天,我给你请来了贵客,你老兄注定是有贵人相助啊!”他有些兴奋地挥了挥手。   看着陈晓东向他投来疑问的眼光,他继续说道:“你知道市政府秘书长季晓光吗?他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平日里的饭局多了去了,有时一顿饭要赶几个场子呢!一般人都没机会请到他。我和他经常有工作上的联系,因此,关系也不错。”他停下来,吸了一口烟。一席话说得陈晓东不觉自惭形秽起来,刚想奉承几句,却被钱辉打断了。“上个星期我到他办公室找他说你的事,你知道他咋说的?”他斜眼看着陈晓东问道。   “咋说的?”陈晓东全神贯注地听着他的话,不由得激动起来,问道。   “他老兄爽快得很!一拍胸脯说,自己兄弟,小事一桩。这一句话,抵得上我一百句!”他轻声继续说道,“你们刘局长跟他不但是铁哥们,还是亲戚呢?!”   他歪着脑袋,掐着指头算道:“季秘书长好像是刘局长的小姨子的妯娌的二舅。”说得陈晓东连连点头赞叹。   钱辉又说道:“秘书长真是大忙人啊!我请他今晚上来,他立马就答应了,没二话的。”说得陈晓东不住的作揖感谢。   一个穿着酒红色套装经理模样的年轻漂亮女人拿着菜单,走进包厢,笑容可掬地对钱辉说道:“钱主任!大忙人,您可好久不来了啊……”   钱辉坐着没动,两眼发着光,像一只饿急了的狗,舔着一块骨头似的上下打量着她,却微笑着说道:“李经理,你还是那么动人啊……你不请我,我怎么敢来啊?”   李经理站在他面前,笑得花姿乱颤,答道:“哎呦!我的钱大主任,我哪敢啊?您是大忙人,哪有功夫照顾我们小店啊?再说了,怕是请不动您啊!”   陈晓东置身事外似的,想走出包厢,却被李经理伸出的胳膊拦住了,她却问钱辉道:“钱主任,您需要看一下菜单吗?”   钱辉朝着陈晓东一努嘴,说道:“让我们陈主任看看吧。”   陈晓东连忙说道:“别啊!”转脸对李经理说,“还是钱主任看合适。”说完,拿过李经理手中的菜单给了钱辉。   钱辉只略看了看,点了一下头,对李经理说道:“按照我说的办吧,记得少放糖,少放盐,微辣,另外,把那个甲鱼换了,太腻了,……你们有没有龙虾?。”   李经理说:“有,要多大的?”   钱辉笑着说:“不是,是小龙虾。”   李经理掩鼻笑道:“这……这……”她显然觉得小龙虾不太符合今晚来的客人的品味,来这个包厢进餐的,应该吃澳洲大龙虾才适合。   钱辉转脸对陈晓东正色道:“真的,季秘书长就好这一口!”   李经理恍然大悟,答道:“我马上去准备品相比较好的……是红烧?还是……”   钱辉答道:“麻辣的,要又麻又辣的最好!”   李经理听了,拿了菜单,扭着腰肢去了。      二   六点钟左右,七八个客人鱼贯进入了包厢,陈晓东对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几个领导级的人物虽然十分熟悉,但却未曾谋过面。这些人都是钱辉的熟客,他们彼此握着手,打着招呼。陈晓东向钱辉点了一下头,示意他坐在主位。钱辉也不推辞,就在对着包厢大门的位置上坐了,并招呼大家都坐了,陈晓东就门口钱辉对面的末位坐了,因好多位客人都不熟悉,自己的职位又低,便显得有些拘谨起来。钱辉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向大家打着手势介绍陈晓东道:“各位领导,这位是我同学,陈晓东!今天我做东,他请客,大家可要尽兴啊!”说得众人都向陈晓东微笑着点头示意,因桌子太大,陈晓东只得起了身,对众人笑着一一点头作了回应。   钱辉环顾了一下,问坐在旁边的秃顶男人道:“金老板,你那位美女咋还没到?”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秃顶男人说道:“钱大人,你可别笑话我了,我哪有那个福气哦?人家跟着管人事的田大官人跑了……”说着,却拿眼往对面的一位西装革履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瞟着。   姓田的拿起桌上的筷子,朝着姓金的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死人!到你手的肉还让给别人,倒说起我来了。”   “我说金局,田局,这里头游戏啊?!”钱辉笑道。   田局长说:“你别听他胡诌,他那个科长可看不上我,人家瞄着上头呢!”边说,边用手里的香烟朝上指了指。   金局笑道:“还不是你小子给人家引荐的?!”   田局长摇着头说道:“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哦……”他故意拖长了声音,逗得大伙哄笑起来。坐在陈晓东旁边的年轻人,突然故意不断咳嗽起来,众人连忙往门外开去,只见一瘦一胖两个女人走了进来,便知道了他的用意。金局长慌张着起身大喊道:“快!快!快!我怕打针!”说得大伙又一阵大笑。站在门口的四十岁左右的胖女人娇嗔道:“好你个金二!看我不捶你!”便晃着大屁股,急急地跑到金局长的跟前,用一只粉拳在金二的后背上真的就连续地捶了起来。金二慌忙歪着身子,抬手招架,嘴里讨饶道:“哎呦!戚院长,饶命啊!我真的从小就怕打针”众人又一阵开怀大笑,对面的田局长笑得直不起腰来。进门来的瘦个子女人约三十多岁,笑着说道:“金局长,不就吃顿饭吗,也不等我……”说完,佯装生气地坐到桌前。   河北儿童癫痫的最新治疗办法钱辉笑着说道:“耶?秦主任,不是说田局长带你过来的吗?”众人嘻嘻的笑。秦主任觉察到钱辉的用意,说道:“钱大主任,你说笑话的吧,我怎么敢劳动田局长啊,人家田局长日理万机,才不会搭理我这个小主任呢!”说着,那眼神瞄了田局长一眼。田局长却冷着眼,没有回应他热辣辣的眼光。   开席前的饭桌上气氛挺活跃,又说了一会儿,钱辉没忘记把陈晓东介绍给两位女性。他看了看腕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对陈晓东使了个眼色,意思时候不早,可以让服务小姐安排上菜了。见他左手边季秘书长的座位上还空着,陈晓东便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钱辉。钱辉冲他摆了摆手,对众人道:“今晚我们的季秘书长也从百忙中抽出时间来陪各位!应该马上就到了,我看可以斟酒上床了!”他错把上菜说成上床,逗得人们又笑了起来,金局长一本正经地说道:“钱主任的水平就是高,这上床和上菜字不同却有相同的意思……”他见众人都面带疑问地看着他,便表情严肃地又说道:“你们想,这床上的是啥?”秦主任接口道:“被子啊!”金局长接着问她道:“被子里的呢?”秦主任拿起桌上的筷子就要扔他,他赶忙用手遮拦,并说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啊……被子里头裹着的是女人,古人说秀色可餐啊!……这桌上的,是菜!这两样都是给人看的,也是可以让人吃的!所以,我认为钱主任说的没错……郑州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话还没说完,戚院长和秦主任的两双筷子朝着他的秃脑袋飞了过来。众人又大笑了起来。陈晓东把这些人在电视镜头前的严肃样子以及刚才插科打诨的情形,自然而然地在心里头做了对比,觉得他们倒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模样,不觉偷笑了一回,见钱辉看着自己,便忙敛了笑。   钱辉要陈晓东叫服务小姐进来斟酒。田局长推说不会喝酒,钱辉几番劝解,也无济于事。因陈晓东没带葡萄酒,钱辉便让服务员拿来几瓶上好的白葡萄酒,让服务小姐开了瓶,给戚院长和秦主任都倒了。八碟冷盘已经上桌,大家只得一边闲聊,一边等着季秘书长的到来。   桌上钱辉的手机突然“嗡嗡”地剧烈震动起来。他看了一眼电话号码,见是季秘书长的号码,连忙起身到包厢外面接听,众人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见钱辉快步出了包厢,往西穿过走廊而去。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钱辉领着满面春风的季秘书长进了包厢。 共 1150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