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梦回电大——大结局之宿命篇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散文星空

   在即将写完电大这两年生活的时候,还有一件事要说上一说,这就是人的宿命。这要从一次春游写起,一天,在东风拂面而草色遥看的春色中,同学们都骑着单车,一路兴致盎然的来到了掩映在张广才岭深处的方正县双风水库。这是一处群山环绕的人工湖,但见碧水如镜,波澜不兴,遥望而青山含黛,放眼为松波万倾。这令久囿于教室之困的同学们,顿觉心旷神怡而情飞物外。此时,翩然起舞者有之:啸嗷林下者有之:冷眼向洋更有之!午餐是库产的鲜鱼,还有杂然前陈的山肴野蔌,宴酣之乐虽非丝非竹,却也觥筹交错。在这坐起喧哗间,让我觉得这就是一群命运的宠儿!但我却忘了人之宿命——环境之制约!在我写下此文的今天,草根们的宿命已得到了反复的验证。我自己混得如何,从事业到家庭一如我之拙号——屡扑。屡多次,扑摔倒也。这里我要说的是同学们。

   有位同学是军转干部。他从战士,班长干起到擢为排长,干部干事。应当说,命运之于当时的他是颇为眷顾的,然而命运也是须善加把握的。当部队选送他去某军事院校学习深造时,他却囿于家室之累而选择了复员转业。正是这个机遇的错过,使他坐失了可以鹏程万里的天地,当然也就失去了为国家做更大贡献的可能!而这就是人的宿命,尤其对草根们而言,机会一生能有几何,真是如其所言——不是当官的料还是儿女情长之错!

  有位同学进取之心并不缺乏,他不甘平庸,当下海大潮涌起之时,他办起了跨国劳务公司并远赴俄罗斯淘金,然而幸运之神却未加眷顾。不知是俄方毁约还是斥资失误,反正是大家空手而归,此后数额不小的劳务债便一直困扰着他。远走河南并且当了一家企业的副总后,他爱乡之心不泯,与另一位同学率先操作了建设通河松花江大桥项目,一时成为当地官员的座上宾和财神,算得上衣锦荣归!遗憾的是,企业出事遂使项目腰折。但今日大桥得以建成,当推其首倡之功!他虽然锐意进取但总是功亏一篑。难怪他词作中发出了“当恨晚生半百“的慨叹!这正是宿命之使然,奋斗而少命运之奥援,亦难觅伸展矣!

   还有的同学或知识广博才大堪用:或先声夺人早年即入仕途;或不懈打拼埋头苦干于基层,无论他们是男生女生,多年下来照样也都因缺乏背景而成了补天遗石,即便混得小有成就,也都域大不过一县,职高不过七品而已。这是为什么?答案其实很简单,和平年月之使然也!倘生逢群雄并起之数十乃至百年之前,倘我等也随毛主席揭竿而起于神州大地,那青史所书又岂能局于一县一局之内!司马迁在史记李广传里说:若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时哉?命也!南宋词人刘克庄在他的《贺新郎》词中说;“未必人间无好汉,谁与宽些尺度?”

癫痫该如何护理呢北京癫痫病医院张家口市癫痫病哪里能治疗
上一篇:到了这个年纪
下一篇:尘世里的初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