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那时的爱恋是真爱恋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自然规律。少男少女互相愉悦,这是最基本的人权。但要少男少女们明白的是,爱,重在享受爱的细腻过程,就像用手轻轻抚摸一匹杭秀丝绸,感觉它的润滑舒适。 记得有一次放学时,正赶上下雨了,同学们带伞的和没带伞的,都拥挤着匆匆忙忙往家赶,半路上,看见我们班的一个男生用手挡在和他同行的女生头顶上。当然,雨自然还是要落在那女生衣服上的,可这男生仍然固执的一路用手为那个女生遮着雨滴。   那时已开始有某某人和某某人好了的说法,但,这个好,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好。一起学习,一起做作业,一起打扫班级的卫生,遇事互相帮助。虽说很少到对方家里去做客,但做事多数都不背着家长。即使放学回家时的路上也很少看见两人单独行走的。如果两人要约会见面,也势必邀上自己的铁哥们或自己的真资格闺蜜一起,反正就是带着电灯泡的那种。若不带上哥们姐们,自己不安心,家人和朋友会不放心。   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回家时忘了带课本回家温习,老妈硬是逼着我再次返回学校去把课本拿回家来。当我走到教室门口时,看见教室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两个人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做作业,当然是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了,两人之间隔着几张桌椅。我忐忑着,是进还是不进呢?   最后还是决定悄悄地进去,拿了书就走人。我们的教室是那种旧式砖木结构的房子,一楼一底,教室在楼上,设有前门和后门,轻脚轻手,我悄悄从后门走进去。说来也许没人相信,就在走进教室的那个瞬间,时光寂静得听见了夕阳慢慢滑动的声响。而那两人都各自在专注的写着字,认真做着功课,任笔尖在作业本上划起爱的船桨。除了空气的流动,仿佛其它任何东西都不存在了似的。   可,我仍能强烈地感觉到他与她相爱的气场与爱恋的波涛,这两人彼此能够通过感觉与空气的流动来感应和体会对方的心。   此时,我觉得我是大煞风景的小偷,脸上火辣辣的烫,拿了课本,悄悄赶紧退出。   谁都知道,少年长大了,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哪里来的风平浪静呢。   上初中那阵子,男女界限划得过份的清楚,令老师们有些头疼,于是,初中的老师们便提倡打破男女界限,不准搞对立。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老式观念留给学生们的这类障碍,好像也慢慢的就逐渐自然被淡化掉了。但那时男生与女生的接触都很坦然,虽说很多时候女生们还是比较羞涩的,但这并不影响双方开明的交流。   有事说事,说完后就各自回归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家长们谁也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那时的中学就是社会上保留的最后一块净土。   那时的学校经常组织不少课外活动,特别是在寒暑假里,一定有不少兴趣小组在活动,而不是像现在什么什么学习之类的东东。虽说也有补课,但那一定是针对期末考试不及格的同学,老师们会花一小段时间,有针对性的进行辅导,争取补考及格而已。   那时的兴趣小组与课外活动,恰恰给学生们自由接触创造了良好且健康的氛围。少年男女相互吸引有什么不好,探求未知的世界,本来就是人生的一大使命。既然是一条必走的路,何不让它光明正大且阳光灿烂地去走呢。   那时的学校就曾故意组织男生和女生一起做事情,并且鼓励他们互相帮助,在打破男女界限后,少男少女间就会有趣的生发出些许小情意出来。过后细细品味回顾,觉得唇齿留香,余味悠长。其实,有感觉那才真的是一种文明的进步。   记得也遇到过一件令人不高兴的事情,读高二的时候,我们班一个男同学在一次课外的集体活动中,从活动开始一直到结束,他都一直和一个女生在一起,对她笑意盈盈,鞍前马后,体贴入微。后来竟然因为这件事情,两人都被学校团支部批评了,还被说成是不合格团员。后来还是一个开明的教导主任说这事太过分了,小题大做。因此,专门找了学校团支部书记理论了一下,并且义正言辞了一番。最后终于为他俩摘掉了不合格团员的帽子。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自然规律。少男少女互相愉悦,这是最基本的人权。但要少男少女们明白的是,爱,重在享受爱的细腻过程,就像用手轻轻抚摸一匹杭秀丝绸,感觉它的润滑舒适。   而中学时代恰恰为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恰当的时间和空间,这是人生一段十分宝贵的时光,不能复制,不可重来,值得人好好珍惜。这和登山的过程是差不多的,无论任何事物,只要达到一定的高潮就要结束,有谁愿意早早就让生命完结呢。   只可惜现在的中学生们不懂,他们之中很多人是一步到位,基本省略了爱的细腻过程,还以为一步到位是现代时尚。我以为应该让他们明白,其实这恰恰是一种生命的透支,是一种生命退化的表现。   那时的中学生都特别喜欢写诗,天真烂漫,纯雅可爱。可是,看看现在,如果想寻个诗人,难了!   如果中学生可以复制,我希望现在的孩子们依然拥有天真烂漫的中学时代,不用担心未来。   曾经有朋友说,叫我写写现代的中学生,说是可以有个新旧对比,会令文章更有说服力。可是,我感觉那毫无意义。因为时代的不同,因为时代的不可复制。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当下的问题,生活艺术与文学艺术的独特感受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去寻找它们之间的共同规律。   少年的美,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审美观,不变的是在他们的脸上,应该一直拥有天真烂漫,让他们相信如果说恋爱是美好的,那么一定不能缺乏一个享受恋爱的过程,就是用手去抚摸丝绸的感觉。说到此,我不禁感叹,唉!那时的恋爱才是真恋爱啊。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排行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医院最好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