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实力写手选拔赛】圆圈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抒情散文
   老王当兵的梦想在经过三次体检不符合要求后彻底泡汤了。   在家孤独的呆了几年后,老王独自一人单枪匹马来到了南方闯荡。别的工作老王没什么兴趣,他就想干保安,算是弥补一下自己当兵的梦想。几经寻觅,最后他在一家大型工厂留了下来,如己所愿,做的是保安,每天的任务就是站岗。工作虽然千篇一律,但老王却从中寻找到了一种乐趣。工厂有十二个保安,他们三个形象尚可的保安负责看守公司的正门,每天轮流从早上八点一直站到次日八点,二十四个小时平均下来,恰好每人八个小时。   当不远处的小路上,一辆黑色高档小轿车浑身闪着耀眼的光芒往厂门口驶来时,老王下意识地重新收腹挺胸,双手笔直地垂放于两腿之间,转瞬之间整个人就变成了一条愈加笔直的线。老王的右手在耳尖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紧接着右脚应声落地,发出干脆利落的一声响,一个完美的敬礼姿势便完成了。小轿车缓缓驶入工厂内,像国王外事访问归来,重新回到阔别多日的王宫,而老王则是王宫外最尽责的守卫兵。   相比于老王,另外两个保安显得有些烦躁不安,基本上是能偷懒就偷懒,身上的骨头仿佛抽离了般,全身软塌塌的伏在桌子上。往往一听见远处响起的熟悉的喇叭声,一看见那辆形似乌龟状的宝马车从天而降,他们就迅速回归到工作岗位,装模作样的站成一条笔直的线条,几乎可以与老王的站姿媲美一番。长久的时间下来,两个原发性癫痫会遗传给下一代吗保安的冲锋陷阵已经成为了一种条件反射。等轿车重新驶出厂门口,远离他们的视线时,两个保安又彼此相视一笑,全身的骨头仿佛又被抽离了一般,整个身子立刻瘫软下来,变成一条弯曲的线,软塌塌的陷进椅子里,满脸惬意。到了晚上寂静无人时,他们根本没有站岗的念头,通常是直接趴在保安亭的桌子上睡觉,要是屋外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通常会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的抬起头一脸恍惚的朝屋外张望一眼。   老王从不偷懒,一上班他就把自己变成一个神情严肃的雕塑。在他眼里,站岗已成了一门十分严肃的艺术。时而,他会往保安亭张望一眼,当他看见两个保安正一脸好奇地注视自己时,他就站得更笔直了。当两个保安趴在桌子上滑入梦乡,鼻孔发出均匀的鼾声,他原本舒畅的心情不知为何忽然就变得烦躁不安起来,那细微的鼾声像是长了脚一般攀爬而上,抵达到他的心底,蚂蚁般撕咬着他。   这天,保安室的钟表滴滴答答的响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滴答一声,时针指到了四的位置,老王从岗位上跳了下来。接替他的保安却依旧酣睡着,鼾声愈来愈大,听在耳里,像是打雷。老王一个转身,毫不犹豫的继续站了下去。当酣睡的保安伸着懒腰一脸惬意的从睡梦中醒来武汉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天边已露出一丝鱼肚白,他睁开眼,见老王还站在岗亭上,禁不住张开黑呼呼的嘴巴,一脸惊讶地大呼道郑州癫痫病哪些活动最好,你从昨天晚上一直站到现在?怎么不叫醒我?刚睡醒的保安露出一脸惊讶的神情,老王却显得若无其事,他耸了耸肩,淡淡一笑,直接进了空荡荡的保安室。老王坐在保安室里东张西望着,仿佛一点也不感到疲惫。你真的一动不动的一直站到我醒过来?见老王精神气十足的模样,刚睡醒的保安又重新问道。老王听了心底很是不悦,像是被侮辱了一般,其实他觉得自己可以站得更久的。老王没应答,他面无表情地扫了同事一眼,直接回了宿舍。   面对两个保安一脸的质疑,老王倍感沮丧。   老王曾不止一次自告奋勇的把一整个晚上站岗的任务包揽下来。两个保安自然十分乐意,对于这从天而降的馅饼,他们偷偷乐着。当然,这个秘密他们不敢声张,生怕一泄露出去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晚上上班时,两个保安都表现得很认真,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老王,满脸严肃的神情,偶尔朝窗外张望几眼。他们想笑又不敢笑,那丝笑从他们肚子里溢出来,他们使劲一憋硬生生的把它们逼了回去,显得十分滑稽。   深夜十二点,两个保安开始昏昏欲睡,他突然跳下岗亭,走进了保安室。当两个同事一脸惊讶的看见他从柜子里掏出熟牛肉、花生以及七八瓶老青岛啤酒时,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光亮,适才纠缠于身的那丝丝睡意早已烟消云散,精神抖擞起来。   整个保安室弥漫着一股喷香的牛肉味和清凉的啤酒味,两种味道交织在一起涤荡着愈来愈浓的夜色,适才覆在身上的睡意也随之渐渐薄了下来。两个保安大块朵颐的吃牛肉喝啤酒,尽兴处还响亮的划起了拳,老王却丝毫不受他们的影响,他目视前方,重新调整了下自己的姿势,很快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牛肉转眼只剩下骨头,啤酒瓶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两个保安醉眼迷离的看着老王,张大着嘴,咿呀咿呀着,不知所云。眨眼的功夫他们就相继倒在桌子上,沉沉地滑入了梦乡。   四周顿时变得寂静无声,只剩下老王独自一人。老王一眼掠过保安亭,他猜想着两个保安是否为了给他提供偷懒睡觉的机会而都假寐着,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他跳下岗亭去叫醒他们,他们却毫无回应,仿佛死了一般沉睡着。他们确实睡着了,老王顿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经过调整,他又迅速跳上了岗亭,一脸认真的站起来。   当两个保安从睡梦中醒来,天已大亮,他们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在晨风中站立的老王,异口同声的赞美起来。老王双眼红肿着,眼底却放出光芒来,从岗亭上下来时,一不小心,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两个保安见了,立刻上去把他扶住。此刻他们似乎开始相信他确实一动不动的站了一个通宵。老王很快就从他们的手里挣脱开来,力气还蛮大,这倒让他们再次感到有些惊讶。老王看着他们惊讶的表情,心底的那丝沮丧顿时少了许多,他迅速调整了下自己,依旧微微耸了耸肩,朝两个同事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转身走了。没走出多远,老王就隐隐听见两个肥头大耳的保安在背后偷偷议论他。神经病,从没见过这样的傻逼!他们边说边笑起来,仿佛在唾弃什么,却又像是在为拥有这样一个同事而击掌相庆。   后来又有好几次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但最后两个保安还是睡着了,他们似乎对此兴趣渐失,一脸倦怠。   几天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小孩的父亲在车间当生产主管,父亲上班时,他便无所事事的在机器声轰鸣的工厂四处游荡着。   这日,烈日当空,风裹夹着丝丝热意四处游弋着,在门岗的遮阳伞下,老王熟练地收腹挺胸把自己站立成了一条线。这条完美的直线很快就把孩子给吸引住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老王,老王却视若无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孩子盯着他看了将近一个小时,双手不停地揉着眼睛,兴趣愈来愈大。老王不动声色的看在眼底。孩子走近几步,正想凑到老王脚下细细端详,这个时刻,下班的铃声突然响起,孩子被他父亲给叫走了。   下午两点,孩子又来了,他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老王,凑到他面前,把自己的耳朵拉得很长很长,吐出很长很长的舌头,做出各种各样搞笑夸张的表情,但无论怎么努力,老王却不为所动。最后,孩子顿时失了兴趣,垂头丧气头也不回的走开了,仿佛被老王打败了一般。   月末,发工资。工厂的人大多数出去玩耍了,他们的兴趣聚焦于此,仿佛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吃喝玩乐一般。老王蹲在宿舍楼下,一脸茫然。蹲了良久,老王起身站了起来。一阵酷热的风吹在人们脸上,人们愈加焦躁不安起来。他在湿热的风里走了几步,调转方向上了二楼的办公室,径直来到保安队长面前。老王说,队长,我想申请今晚加班。队长看了他一眼,说,老子也想天天加班挣点加班费。我不要加班费。老王快速答道,几乎是脱口而出。队长听了一脸迷惑地看着他,骂了句,你他妈给我滚蛋,我正烦着,我看你真是有病,而后把他硬推了出来。   出了门,老王无精打采的来到保安室,准备值晚班的保安正在一旁的水龙头上刷碗,嘴里发着牢骚,控诉着上面的不合理安排,像是一个十足的怨妇。老王走到他的面前说,我替你值班如何?正在刷碗的保安听了,眼底放出光来,转瞬却又灭了。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上有老下有小,也想挣几个钱呢。这明显是一个新来的保安,对于老王的性情,他还一无所知。刷碗的保安边说边挥舞着自己手中的碗筷,像是在向天发誓自己没说谎一般。我免费顶替你怎么样?老王一脸激动的说着,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急切。刷碗的保安张大嘴巴看着老王,一脸的好奇和疑惑。老王看着同事犹豫怀疑的神情,忽然从一旁的桌子上拿来纸和笔,飞速写下保证书,递到保安手中,他几乎在求他了。刷碗的同事半信半疑的答应下来,兴高采烈的走出屋外,走出百步,最终却又返了回来。他把保证书扔回给老王,最终又一脸谨慎地回到了岗位上,把自己站成了一条歪歪扭扭的曲线,几乎要从岗亭的边缘掉下来,初来乍到的他担心掉进别人的陷阱之中。   两个月后,老王的机会终于来临了。公司成立二十周年庆,各种各样的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保安部最为隆重也最为吸引人的节目就是站军姿比赛,奖品丰厚,参赛人员十分踊跃,除了公司上上下下的十几个保安,其他部门的人也纷纷踊跃参与。为了增加活动的挑战性,活动将定在一个大热天,比赛时间将从上午十点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   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像一股清泉般从老王干涸的内心流淌而过,那丝丝兴奋感蚂蚁般不时侵袭撕咬着他。   活动当天,不到早上十点,阳光就开始异常毒辣起来,有几个工作人员试着站了不到十分钟便满头大汗。   活动现场安排在工厂那个椭圆形的操场上,操场上划了五十五个圆圈,哨声一吹响,五十五个参赛选手各就各位,跳进自己的圆圈里。白色粉笔划出的圆圈很小,仅够两只脚的空间。观众席上人满为患,有人爬上枝繁叶茂的大树,边喝着可乐边欣赏着这别开生面的比赛。   比赛进行到半个小时,有人坚持不住了,他们的手脚像失去了控制一般,不时动来动去,时而摸一摸爬满汗珠的额头,时而又捏一捏微微发痒的大腿。这种动作传染病一般,很快扩散开来,呈现愈演愈烈之势。老王站立于人群中央,却丝毫不受影响,神情淡定而从容,此刻他的心情是欢愉的。在几个工作人员严格的监督之下,不时有人被淘汰出局。观众渐渐也少了起来,人们观看了一会儿,适才的兴奋新鲜劲儿立刻就淡了下去,原本黑压压的观众席上很快就变得稀稀拉拉起来。   老王依旧面无表情,双眸直视前方,一副淡然处于世外的模样,但对于场外观众的变化,他却能细微地捕捉到。看着渐次离席的观众,老王的心情忽然变得十分沮丧,这些人显然丝毫也不懂得站军姿的奥秘和乐趣所在。当观众席空无一人时,老王眼角忽然溢出一滴泪来。只是这滴泪转瞬就被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水给淹没了。当然,老王早已变得十分善于调整自己的情绪,当他看见五个工作人员戴着遮阳帽,缓缓行走穿梭于他们之间,观察参赛者动作要领是否符合比赛要求时,他的心情顿时又变得舒畅起来,心底像是顿时注入了一股清凉的甘泉般。   赛场上人迹稀少,人们躲在凉风习习的宿舍里休息着,偶尔一脸懒散的伸出头来朝这边张望一眼。到下午两点,赛场上只剩下两个人,五个工作人员半蹲在地上,脸上挂着厌烦的表情。两点十五分,最后一个与老王竞争的人支撑到了极点,一步一瘸的走出了圆圈,长久的站立,双腿已经麻木的失去了知觉。但老王没看他一眼。   整个赛场上只剩下老王一个人。他重新调整了一下心态,再次熟练地挺胸收腹提臀,仿佛比赛刚刚开始一般。四周很静,静到能听见老王细微的喘息声,此刻五个工作人员已经蹲坐于地,三个头靠在腿上,双手环抱着,恹恹欲睡,另外两个朝不远处阴凉的大树张望着,偶尔像是忽然想起自己的职责,重新把眼神聚集到老王身上。到最后,五个人几乎都陷入了睡梦之中。整个工厂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当四点钟的闹铃突然响起,五个工作人员像是触电般同时站立起来,箭一般朝老王扑过去,他们几乎是把老王给硬拉下来的。他们不停地向老王说着恭维祝贺的话语,神情欢愉而幸福,仿佛获得冠军的是他们自己。老王感觉自己像是被胁迫,他下意识地把几个搀扶着他的人推开了。其实自己还可以站得更久的,甚至可以一直不吃不喝的站立到深夜。具体自己能站到几点,他自己也难以说清楚,毕竟他没有挑战过自己的极限,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奖品是一把价值一千五百元的高档转椅,每次从老板的办公室一晃而过时,老王都会看到这样的椅子。椅子放在宿舍的角落里,很少用。这次比赛之后,认识老王的人多了一些。一时间,平常几乎无人关注默默无闻的老王提高了不少关注度。有人经过厂门口,见他正在站岗,通常会瞅他一眼,而后便会装出一脸严肃的模样,右脚使劲蹬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向他来了一个十分标准的敬礼,脸上却露出十分搞怪的表情。很快他们就笑着离去了。   当人们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很快他们就把老王抛之脑后,偶尔他们从厂门口路过,看见一个雕塑般的人影站立于门前,心底会徒然记起,这里站着一个守门的保安。 共 839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