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大托石瀑_1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摘要: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个宁静的寨子,一堵凝固的瀑布,这是天地之造化。 一   大托,一个隐居在湖南隆回虎形山脉密林深处的瑶寨。   闻说它的名字,只因了那神秘的石瀑。在小沙江镇,与五连瀑的亲密接触折腾得人神疲力竭,但领队却告诉我们,接下来的大托石瀑,将别有一番韵致。石瀑?石头做的瀑布吗?到底长啥样呢?   带着这疑问,跟了车子在崇山峻岭间盘旋。蜿蜒的山道外,满目苍翠,不时闪过成片梯田,山脊绵延向远方。在这坡高谷深的大山深处,狭窄的公路不时激起满车惊叫,会车可真是考验司机的技术了。   正当众人被拐得头晕眼花时,有人欢呼:“石瀑!石瀑到了!”我抬眼一望,哪里石瀑啊?不过是挂着“石瀑人家”的客栈!但当我转身过来,却惊然发现,背后一堵巨大的石山正傲然凌视着我们,它劈面而立,灰白山崖上显现出水流一般的痕迹,山体上点缀丛丛着树木,仰望而去,真如磅礴瀑布挟九天惊雷,从天而降,那大气沛然的感觉,让人心生震撼。这样的凝固的瀑布,我真是第一次瞧见!   其时,暮色正四合。从公路往前眺,群山逶迤,梯田层叠,寨子中的木楼已星星点点亮起了灯火,而那石瀑,静默着坚挺,俯视着我们这群山外来客。山乡的夜,说来就来。梯田的身影慢慢模糊,清风捎来了田野的气息,虫鸣四起,间或传来几句狗吠声。木楼的灯火愈来愈密,红灯笼里漫透出的暖光和天上的星光遥相呼应,此情此景,让我仿佛回到了儿时,又好像来到了新化奉家桃花源的夏夜星河里,身在梦中一般的感觉。马路上,是漫步的游客,客栈里,竟响起了歌声,原来,一位自驾游的旅客带来了音响,这移动的卡拉OK厅让静谧的山乡跳跃着热烈的气氛。   夜,深了,人群散去,灯火一盏盏黯下来,风,却愈发大了。我爬上顶楼天台,抬头,一轮满月悬在半空中,恰在石瀑之上,它的清辉温柔地倾泻铺陈着,让瑶寨笼上了一层清凉的光晕。远山只能看到轮廓了,星斗则更加闪亮起来,不经意间,那稀疏的几颗星子,变成了漫天的璀璨。迎风而立,衣袂轻轻飘拂,这月,这山,这星光,这自在的风儿,这宁静的大托之夜!我不禁吟诵起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诗句来,还不过瘾,我想唱点什么,《十五的月亮》、《长城长》、《大海》、《天路》,一曲接一曲,都不足以抒发这独享天上人间之美境的逍遥感觉,而石瀑,就在对面高高地矗立着,它依然沉默,一如过去的亿万年,缄默不语地站成一道险绝的风景,如巨大的石屏风一般,安然地将瑶寨守护在它的怀抱中。      二   第二日,从梦中醒来,窗外已金光万丈,在秋天户外俱乐部领队的吆喝下,一行人朝着石瀑进发。看着这坡度陡峭的悬壁,我心里发虚:能上去吗?怎么上去?   石瀑果然是气势不凡的,才刚拾阶而上,就被迎接的巨石给唬住,只见一块高达十多米的巨石突然兀立于眼前,那凌厉的尖顶直指苍穹,如同是被鬼斧神剑劈削开的,两块石头间夹缝窄,人站立其下,倍觉矮小。继续向上,穿过竹林,一堵斜坡如拦路虎横亘于眼前。勇敢者已然手脚并用向上攀爬,可我那秀气的白球鞋,不会打滑吧?万一滚下来,可如何是好?同行的伙伴汗水淋淋在上头呼喊:“别怕,怕什么!这岩体比较粗糙,你眼睛莫往下瞅,尽管向上来!”待我气喘如牛爬上这一截,发现前一晚遥望的神秘石瀑揭开了它的面纱:石瀑据说是整块巨石,磐立于大托,宽约2000米,高达300余米,壁体坚实,表面粗糙,整体坡度达七十余度,人站在下面,蓦然觉得渺小。   领队和两个身材结实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带了绳索做着攀岩的准备,一些胆大的女子,尖叫着往上爬,不少人挤挨在一块,脚抵石瀑上的窄褶,背贴崖面,拿出自拍神器,兴奋地摆着各种POSE。绳索系紧铁钉后,已一截一截从高处甩到了我们眼前,有人抓了粗绳,边试探边奋力向上攀,可我迟迟不敢下手,身子如壁虎一样紧紧趴着壁体,一步也不敢迈开。在领队兵哥的示范与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颤巍巍地立了身子,紧紧抓住绳索向上爬,眼睛既不敢看上面,更不敢瞧下面,血液仿佛一下子冲到了脑门顶上,才爬几步就出起汗来。好不容易到了中间有个踏脚的地方,一颗狂乱的心依然在呯呯直跳。   太阳照过来了。它的光芒让花岗岩石壁闪闪发光,这模样,还真是让人想起“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来。在亿万年前,这里究竟发生了怎样剧烈的地壳运动?让它形成了今天的模样。从石瀑远眺,整个瑶寨在眼底一览无余。梯田里,寨子中,四处有和石瀑一样青灰质地的巨石,它们形状各异,沉静而坚稳地与瑶寨相依,与瑶民相伴。它们是石瀑散失在四方的子女吧?从母体脱离滚落时,是怎样一番惊心动魄的景象?想到“滚落”,我心里一阵阵发麻,浑身不禁颤栗起来,手边任何东西也抓不到,往上,是更加陡峭的石壁,往下,距安全地带已有十来米高,而我处在中央,唯一的依傍是石瀑上的窄褶。紧张与恐惧如千万颗巨石劈头盖脸地向我砸来,我忍不住大声呼叫求援起来。在当地老乡和领队的帮助下,他们像拎小鸡一般把我拎到了左边的竹林旁。   而石瀑上呢,精彩演绎方才刚刚揭启序幕。不断有人攀上去,勇敢地挑战自我。两层窄褶上,各自站满了人,上面一层的勇士们离起点已有几十米高,他们挥舞着手中鲜艳的旗帜,激奋朝着大山呐喊,豪情鼓荡在天地间。有人完成了挑战,开始向下,领队走前头,他扯了绳子,背朝石瀑面向瑶寨,嘴里大声地唱道:“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在他的鼓舞下,攀岩勇者鱼贯而下,他们在惊险的石瀑壁上仍然不忘摆出各种姿势拍照,这份酷炫与洒脱,我只能遥遥地仰视了。      三   下山,心情是轻松愉悦的。竹林里,几位快活的女子号称“七贤”,摆着各色姿势,在镜头前挥洒释放着满心的欢喜。无论是挑战成功,还是失败,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来到这僻远的瑶乡,亲眼目睹了传说中的石瀑,它的巍峨,它的神奇,它的艰险,它的独特,像一帧帧像素清晰的单反照一般,形象鲜明地让我们过目难忘。顺着小径,我们走近了一户户瑶民木楼,身着民族服饰的妇人有的在檐下认真绣花,有的抱了孙儿淡然地望着我们路过,也有的微笑着致意,那沟壑纵横的面庞里,写满经年的风雨。透过打开的门窗,我看到木楼里陈设虽然简单,但收拾却很整齐。他们在这里生活多久了呢?花瑶据说是被遗忘的瑶族的一支,他们的先民,是多少年前寻到这世外桃源里来的?那些栉风沐雨、披荆斩棘的岁月没有被遗忘,瑶民们依然传承着古朴的习俗,安静地守望在大山深处,石头一般淡定地过着农耕生活。   在寻找瑶寨古树时,我意外地拍到两位蹲于寨边滚落巨石上的瑶民,阳光透过茂密的古树枝桠,映照在他们脸上,尽管我们不停地惊叹着灯台树数百年的树龄,喧哗着前去抚摩那沧桑的树皮,争相在树下合影,两位瑶民却始终无视于我们的存在,一动不动地蹲在巨石上,也不知是在沉思,是在休憩,还是在瞭望。巨石旁边,木楼里升起了缕缕炊烟。石头与树,原本就是他们生活的组成,在我们心中是风景,在瑶民眼里,却是习以为常的伴侣。人与自然,就这样和谐地水乳交融着,不分彼此。   一条狗远远地看到了我们,狂吠着追赶上来。第二狗也蹿出来了,我们只好慌乱地离开。走远了,才敢再回首眼前。田野里,一丘丘水稻驼着饱满的青绿果实,在阳光下欢快起舞,硕大的旱烟伸展着翠绿的叶子,让人瞧见了,忍不住想摸,有山溪水在沟里淌过,有不知名的鸟儿在古树上唱歌,群山的轮廓愈加坚挺,石瀑上远远地传来攀岩者的阵阵呼喊,山腰公路上,不时驶进一些陌生车辆,大托瑶寨,大托石瀑,已经声名在外了吧,三湘四水乃至五湖四海的人们,都被它吸引过来,来撩开它神秘的面纱,来感受它雄壮的气魄,在这远离喧嚣的安静之地,聆听自然的呼吸,在这大山的有力臂弯里,去寻找真实的自我…… 郑州癫痫病的治疗有哪些江西知名的癫痫专科医院南昌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陕西专业的癫痫医院去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