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和事湾的故事_1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和事湾,原名河泗湾,在我家的对面,独渣山的北麓,一个不大不小,却深入人心的地方。   河泗湾,土地肥沃,阳光充足,水源良好,适合生息。在数百年前,故乡还是一片荒芜,仅有几个老屋场的时候,河泗湾就有李姓人居住了。不仅如此,河泗湾还流传着许多传奇的故事。   不知是哪朝哪代,河泗湾的富庶,被心怀鬼胎的妖孽盯上了。它兴风作浪、挑拨离间,直闹的河泗湾鸡犬不宁、人心向背,家势渐微。李府长者,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无奈,便商讨送一少聪儿孙去学本事,以正压邪。   由于年代久远,李氏学本领者的名字早已忘却,只有其道号良冒仙流传于世。   相传,良冒仙从艺于安微茅山,苦修三年,终得道法,于是,他腾云驾雾,直奔分崩离析的河泗湾。奇怪的是,自他回家后,无须施巧,河泗湾紫气东来,和顺自然。   良冒仙,身长八尺,眉清目秀,道骨仙风,加之其除魔降妖,正气凛然,才高八斗,故深得乡亲尊重和厚爱。某日午后,良冒仙游览于两岔口河畔,见田野数位男人驶牛打耙,众乡姑躬身插秧,好一幅春耕农忙图啊!便有美诗在胸,可是,正当他吟哦初始,众乡姑一个眼神,以糊仓为名,含沙射影,顾左右而言他,群起以稀泥戏之。好一个良冒仙!只一个腾挪摇闪,一个转身,随手刷下一把竹叶,眨眼间竹叶飞向田间,遂化成一条条大红鲤鱼,招摇游荡于乡姑的眼前,似挑衅而难以捕捉。此时此刻,哪还有人插秧?众乡姑都抓鱼去了,可是,不久便听到一老妪号哭:我雇人插秧,日将西下,你们都抓鱼去了,喊又喊不听,这农事该如何是好?良冒仙听闻,回到家里,便将竹筛挂于门口,对着夕阳念叨:天地玄黄,何须匆忙?后来,老妪的稻田如数栽完,众乡亲饭后归去。良冒仙取下门口的竹筛时,时近子夜。这就是良冒仙的“挂筛留日”。   又传,某年,桃源久旱无雨,黎民百姓生不如死。有人听闻故乡的五龙洞神灵验,便请来老司去洞中求雨。老司们抵达五龙洞后,峨冠长服,设坛施法,不多时,就有簿云簇拥,乌云压顶,细雨飘飘。可是,当云头行至河泗湾上空时,被良冒仙察觉,他取下农夫们抬岩的稻篾索,轻舒猿臂,那索便向云头飞去,不偏不倚,正好挂在云头的一角。云头不走了,只有河泗湾及周边地区有雨。桃源的老司们见状,知有高人作法,打听之,向良冒仙阐明因果,他欣然应允。桃源人得救了,良冒仙与他的“草绳套云”,也声名远播。   再传,良冒仙常年铲妖除怪,自然是得罪了不少邪恶。某夜,盘踞楠木湾娃儿峪的一条蛇精,名曰蛇国娘,他遣人求良冒仙去家中治病。临行前,其贤妻醒之:你的那物带了吗?良冒仙遂藏令尺于怀。当他行至筒车坝时,骤见一九重堂的古宅,人影绰绰,金碧辉煌。良冒仙被请进中堂就座,得盛情款待。不久,走进一拄金丝楠木拐杖的银须老者,向他接连三问:金龙洞的鲤鱼精是你杀的吗?铜锅潭的蛇精是你杀的吗?神堂湾的狐狸精是你杀的吗?良冒仙都一一回答一个“是”。老者说:今夜,我是给儿女们报仇的。话未落音,只见老者的拐杖,神出鬼没、来去无影、飘忽不定。不是秋风扫叶就是黑虎掏心,不是泰山压顶就是海底捞针。然而,良冒仙岂是等贤之辈?他虚晃一掌,早已跳出圈外,以令尺猛击堂中之柱,只听“啪”的一声,蛇国娘大惊失色,拐杖瞬间跌落在地。惩恶扬善的良冒仙欲斩草除根,只听得几声脆响,九重楼灰飞烟灭,荡然无存,蛇国娘也不知所踪。天亮后,人们发现一棵古金丝楠木皮开肉绽,原来,良冒仙的令尺是击打在它的身上了。良冒仙“南木湾降妖”的故事,至今广为流传。   良冒仙生前授有一徒,名恒西,谢家垭青湾人。恒西运用赶山法――常人见他赶的是一群羊,将一处高五米,长十米,宽一米的岩坎砌好,以方便青湾百姓造渠之用。据说,那道岩坎至今犹存。   良冒仙的令尺,被恒西的后代流传了数代,后来,不慎掉入沅陵的深流丘河中。当地人说,只见一道两米宽的豪光,有一匹布长,最终消失于河流深渊。   河泗湾的李氏子孙繁衍生息,至总137世,志通公第20世时,也就是李立位的那一代,已在家乡声名显赫。他与龚氏育有五子一女,个个有乾坤,人人藏丘壑。   然而,立位公深谙治家的道理,数代同堂,蛋黄不散,他还要求儿孙们“黎明即起,打扫庭厨……”前辈人说,他第四子开持是一位私塾先生,刚过门的儿媳,出身大家,天姿国色,肤如凝脂,可立位公也要她砍柴种地、过猪食。开餐时,饭在大簝箕中,由他掌勺,因人而异统一分配。   在我家乡,古人有按人名取地名的习惯,如可友岗,张二峪,陈伯屋场等。由于李立位老人德高望重、深明大义、刚直不阿,常常给别人当和事佬,后来,世人便把河泗湾理解成和事湾了。   时至今日,和事湾的故事依然很多,什么逍神撕衣服啦,安赶肉神后取早饭菜啦,等等。这些,虽然大多很唯心,但听起来真切感人,美丽动听,久传不衰…… 开封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能治南昌看癫痫病医院哪个好武汉哪里治癫痫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