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亲情】这些遗留记忆里的往事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浪漫青春
(一)      妈妈从一嫁过来起,就认为奶奶偏心眼,从此两人杠上了。爷爷死得早,爸爸刚出生,拖儿带口,奶奶一个人的肩膀无法支撑,迫不得已,招人入赘,后来又育有三男二女。爸爸是长子,自然辍学得早,很小就担起家庭的重任。结婚时,在奶奶的主持下,爸爸娶了妈妈。婚礼费用200余元,由这个新家庭偿还。他们结婚时,正处文革,国家都衰弱贫穷,百姓更是苦不堪言。200余元无疑是个天文数字,要还绝非易事。要知道在当时,壮劳力上工一天,才换来二角钱左右。   因为这事,妈妈下了结论:奶奶忽略长子,轻视爸爸。农村妇女,有个恶习:骂大街。妈妈要是有个不顺心,就在夕阳时光,放下扛回家中的锄头,开骂。骂得鼻涕眼泪一把,骂得声嘶力竭,骂得世人皆知,骂得晚霞都不好意思躲回了家,那一轮明月欣然出来看热闹,妈妈才歇口。奶奶虽碍着面子,不好意思出来对骂,心底却埋下了怨恨的种子,随着妈妈骂声的滋润慢慢长大,最终长成苍天大树,看不清它的树冠在何方。   偶尔,在田埂上,奶奶远远地看见妈妈走过来,她的做法,必定是舍近求远,绕另外一条路走。实在无路可走时,就站得远远地,把头歪向一边等,等妈妈走过了,她才上路。有时,妈妈生气,故意走得慢慢的,几十米长的田埂走十几分钟。奶奶兀自立在那,固执地不动,估计她在心头,也咒骂了妈妈百遍。   爱屋及乌,恨赤及红。因为妈妈的缘故,奶奶对我们也置若罔闻,从来没有关心。村里也有许多奶奶,见过自己的孙辈都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糖啊山果啊家常小吃啊,都往小宝贝的袋子里塞。奶奶别说给我们东西吃,见到面连句话都没有,擦肩而过,一如陌路。我们对她,以为没有爱,所以从不喊,用妈妈的话讲:“你们的奶奶早死了。”   四岁时的一个冬季,阳光暖和了一个多月。乘着晴好,爸爸妈妈上山去砍柴。我和六岁的姐姐在家玩,无聊中来到了田野里。稻谷早已收割,空旷的田野只见一个个稻草垛。我们闲着无事,竟干起一件匪夷所思的事:点火烧稻草。玩火者必自焚,古语中言词凿凿。我的经历只不过再次印证罢了。火星四崩,溅到了我的袖子上。家里穷,我穿的是破烂的厚厚的棉袄,遇火即着。我仅仅四岁,根本不知如何灭火,唯一自救的方式:哭。姐姐也吓傻了,既不会喊人也不会搭救,陪着我一起哭。哭声是够了,泪水是流够了,结果是我人也够了。大火伴着旁边的稻草,烧成了冲天的模样,浓烟滚滚,夹着烤肉的气息。这一个瞬间,对于我而言,无疑于整个世纪。幸好,在不远处干农活的奶奶看到了烟,听到了隐约的哭声,没有像往常一样置之不理,而是迈开大步,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赶了过来,把我从大火中解救出来。   火是熄了,我伤得却不轻。奶奶开始紧急处理,一托人喊我爸妈回家,二用农家草药敷伤口。爸妈听到消息后,急匆匆地赶了回来。看着我可怜的模样,妈妈哭声顿起,边哭边骂,骂的当然是奶奶。这回奶奶大喝一声:“骂什么骂,赶紧送文儿去医院,是不是想他死啊!”一语惊醒梦中人,妈妈这才擦干眼泪,与父亲一起连日送我去县城医院。   在我住院的日子里,家里没有大人,奶奶当起了主人,照顾滞留在家的姐姐,看管需要喂养的家禽。我伤情较重,伤口处理难,住院时间长,医疗费用高。爸妈刚还完债,家里根本没钱,奶奶二话不说,发动叔叔姑姑,掏了我的医药费。   二个月后,我出院了,家里一切依然如初,干净整齐,鸡嘀得欢,猪叫得欢,姐姐也笑得欢。这回,妈妈虽没骂,过后不久复然。她一直梗在心头,认为我的被烧,是奶奶照顾不周,是奶奶的偏见迫于他们不得不辛苦到头奔忙所造成的。   我再见到奶奶,态度已然变化,恭恭敬敬叫上一句:“奶奶!”奶奶也笑笑地答应。因为我知道,我的奶奶还在,她心底的爱也在,一点也不比其他人的奶奶少,只不过是被包裹在厚厚的骂声里,患难这把利剑恰巧刺破了包裹,触动了她的心,让我看到了满满的亲情。      (二)      爸爸很老实,十里八乡的人都这么说。   爷爷死得早,没有厚实的肩膀可以依靠,爸爸从小学会了退让,惹不起躲得起。   妈妈恨奶奶,也恨爸爸的不作为。无论奶奶做什么决定,爸爸决不说二字。对于爸妈当初的结婚费用,妈妈一口咬定,农村习俗不可能叫新媳妇来担当,应该长辈解决。刚进门,妈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就逼着爸爸张嘴。爸爸才自立门户,连房门都不敢迈出一步,躲在阴暗仄小的房间里,捡个小板凳靠在犄角处“吧嗒”着旱烟,一筒又一筒。妈妈看着这闷葫芦,肚子里火苗四窜,径直上床,一觉醒来,爸爸还固执地呆在那里,火光一闪一闪。妈妈叹了一口气,只好认命,也从此把爸爸定向为——老实可欺的软骨头。   农村是非多。田地处在附近,争丝田埂,抢个通道,占个零点几厘米的土地,都骂得不可开交,甚至大动干戈。妈妈万事争强好胜,宁撞南墙,也决不回头。   我六岁时,邻居的菜园重置篱笆,妈妈感觉他家往外动了一点,占了我家外出的路。依她的火爆脾气,岂肯罢休,定要邻居朝内挪两厘米。邻居自然不肯,吵架在所难免。我年岁尚小,已知护母心切,帮忙站在那“咿咿呀呀”。邻居欺负我们弱小,索性横起来,削了根粗木头,竖起路中间,扬言把篱笆移到此处。这时,爸爸回来了,挑着一担柴火,不知是听到我们吵架的消息,还是正好歇工回家。看到他,我们似乎找到了依靠,停止了口舌之争,几双眼把目光集中,等爸爸处理。看到这幅景象,爸爸明显愣了愣,继而低头垂眼,耸耸肩上的柴火,一句话没说,朝家的方向继续走。经过邻居竖立的木头时,身子一扭,担子一偏,从旁边斜着走过。到了门口,放下柴禾,居然又拿出他的那根旱烟筒。看到他的这幅怂样,妈妈不吵了,转身回屋收拾东西,回了娘家。至始至终,爸爸没说一句话。后来。这事不了了之。从此爸爸出了名,远近的人都知道,我家出了个“老实鬼”,看着老婆孩子受人欺负都不会吭一声。   转眼我入学,上四年级。某天轮到值日,下午上体育课时,我乘着中途休息,偷偷溜回教室,扫了地,擦干净黑板,心中意想,等放学后,我可以早点和同学去抢占乒乓球桌进行厮杀。喜悦的路上,总有意外阻挡。体育课后,同学发现钱不见了,气急败坏地翻遍了书包、抽屉、全身,结果还是一无所获。老师来了,声色俱厉地追究此事。有同学举报,我曾独自一人回教室。这下,我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无可争辩不如不辩,我把目光投向老师,他是正义的化身,是无敌的警察。然而我错了,错得无以复加。老师相信了同学的话,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虽然“偷”字没有说出口,但他的言词与目光告诉了我——我就是天底下最肮脏的贼。   我不承认,不否认,像个哑巴似的站在那,老师问不出个所以然,也无可奈何地放我回家。乒乓球已失去兴趣,颓然回到家中,钻进自己的小房间,用被子蒙住头,用泪水无声地抗议这次的不公正。爸爸晚上回家,看见了我的模样,非常心痛,再三询问下,我哭着说明了事情的原委。爸爸知道后,出乎意料地,晚饭也不吃,出门而去。当时,暮色四合,晚霞也褪去了红妆,慢慢沉入月亮的催眠曲中。   十点左右,爸爸回来了,一脸笑意,兴奋地告诉我,已跟老师说明了情况。第二天上课,老师走进教室,放下课本,首先诚恳地向我道歉,洗清我的嫌疑。一整天,我都溺在喜悦的河水里,不可自拔。   后来,无意中听说,爸爸当天晚上,踩着月色,奔到老师家,一反往常的老实模样,像只凶猛的雄狮,大声斥责老师不该随意地诬陷学生,并且一定要老师道歉,否则决不离开。他说:“作为父亲,我相信自己的儿子,一辈子就绝不会做亏心事。”当然事实也证明,我并没有偷钱,同学只是遗忘在了家中。   那一刻,我再看爸爸,突然觉得他高大了许多,那对肩膀也非常厚实,足以让我依靠一生。      (三)      许是出身于旧社会,看惯了贫穷,吃多了糠咽菜,妈妈绝对是个吝啬鬼。   别人常说,一分钱掰开两瓣花。在妈妈眼里,她的口袋只进不出,钱辛苦赚来不是用来花的,而是得留着,压箱底或做棺材本。反正我记忆中,从没见过她拿钱去买东西。   我们姐弟两人,从始至终没穿过像样的衣服。妈妈都是纯手工制作,既牢固又保暖,唯一不足的就是样式显旧,穿在身上不成调。姐姐穿小了,妈妈随意地改一下,就留给我穿。有时,看着还行,不管男女套在我身上。伙伴们总是笑话我:“文,你这破衣服,是哪个垃圾堆里捡来的。”我哭丧着脸回家,希望妈妈帮我换件好看的衣服,得到的却是斥责:“关茄呐(家乡话,管他呢),学习好点,自然没人笑你。”我看着她的模样,知道这注定成空。   不知什么时候,农村孩子流行养蚕,一个个怀里揣着一个小铁盒,从孵化到饲养,从喂桑叶到结蚕茧,每一个过程都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当下课,蚕主人都会拿出来仔细察看一番,总能引来无数好奇的目光。我也时不时把头探过去,看着毛茸茸的小家伙,在慢慢地蠕动,细细地咀嚼桑叶。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诱惑,每一次咀嚼都透露出无限的吸引。我多少次,梦中与蚕宝宝交汇,醒来心里痒痒的。下定了决心,紧紧地按捺住慌张,还是伸出缩回来十几次的手。妈妈床底有个小木盒,她藏放了千百遍,里面有怦然心动的人民币。我打开木盒,挑拣出一角钱,仅仅一毛而已。我不敢多拿,怕细心的妈妈发现,怕妈妈的暴跳如雷,以及噼哩啪啦的屁股挨揍曲。   我买回了几条蚕,欣喜劲没过,妈妈的兴师问罪来了。她问我有没有偷钱,钱盒里少了一毛数。她的声音不大、语调不高却威力十足,我不敢撒谎,老实承认了错误。妈妈倒没太多怪罪我,只说以后绝不能再偷。当时的我甚为奇怪,小木盒里的钞票,有零有散,有新有旧,有纸钱有硬币,我只拿了一毛钱,拿时还特别注意到原来的堆放状况,妈妈怎么会知道,而且准确地知道钱少的数量。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她的钱胜似掌中宝,已数过千百遍,一丝一毫的变动都骗不了她的火眼金睛,都瞒不住她吝啬的心。   初中毕业,我走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路口,左边中专,优点:学费低,见效快,三年毕业有分配;缺点:前方之路一览无余,发展没有变数。右边高中,优点:前途不可预测,努力会有大发展;缺点:学费高,见效慢,付出未必有回报。我学习成绩不错,加上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心理盘算着上高中,但裁定权在父母手中,毕竟家庭贫困,学费的重担得由他们去扛。   回家说起此事,换来一片沉默,死一样的沉默,压抑得似乎让人无法呼吸。爸爸对旱烟终究失了兴趣,妈妈去不愿挪去灶台,我坐在门槛上,看着蚂蚁驼着食物来回不停奔波。不知过了很久,妈妈开了口:“读高中,我的娃一定会有出息,不能被埋没。”爸爸担心:“以后的学费怎么办?家里根本没那么多钱。”“借,借不到就砸锅卖铁。”妈妈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像一把铁榔头,把我的心砸得硬实硬实的,比吃了定心丸还硬实。   我上了高中,妈妈还是吝啬如初,只不过更勤劳了,早出晚归,夜以继日,冬夏不休,只要能赚钱的事,她就去做。每次我交学杂费,要生活费,她早早地准备好,一分不少地交给我,叮嘱我小心,别弄丢了,省点花,家里的钱来之不易。我点点头,忍住眼中的泪水,因为我知道,妈妈并非吝啬,而是大方,她的吝啬是不该乱用,是对自己;她的大方是用在刀刃上,是对子女。      (四)      无论贫富,无论贵贱,每个人的出生不同,但我们很多时候都会抱怨:我们的亲人怎么都不爱我们,他们关心别人甚乎自己。其实你错了,他们有爱,却不善表达。我们也被世俗的双眼蒙蔽,无法穿透这障碍,抵达他们心灵最深处。但只要我们用时间去等待,用灵敏的触须去感知,你会发现,成长的路上他们一直都在,都在帮助我们解决困难,给我们最大依靠,指明我们正确的人生方向。他们的爱就如花,盛开在我们未来的必经之路上。   感谢你们,我的亲人,是你们的爱,让我健康成长;是你们的爱,让我勇往直前;是你们的爱,让我在寒冬腊月依如春天般温暖。 郑州好的癫痫医院有哪些湖北癫痫病武汉治癫痫病的偏方湖南哪治儿童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