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访玉溪小筑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一   立春一过,江南一带,太阳神像个孩子似的,竟然个把月,不见踪迹,跟我们玩躲猫猫,也许它去另一个星球旅游了;也许是惹恼了雨神,被他逼仄出去……太阳神在江南才女才子各种各样的猜测中,在千呼万唤中,终于在惊蛰前两天露面了。这一天,好游玩的人便忙碌穿梭在山水间,舒展舒展筋骨。   杜桥文学协会也不忘抓住这一良机出去采风。   这次采风时间是一整天,要走的地点有四五个,八点钟之前,我便急奔杜桥电大,小说家陈大建和吴方华老师,已经早早到了,其他会员陆陆续续来了,八点半出发赶往第一站――金满故居。   在我的印象中金满故居是在小芝方向。何方伟主席告诉我,是在杜桥后地,出杜桥镇区,几里路便到。居住在杜桥二十多年,这样有名的英雄故居都不知,实在惭愧。当然对于金满的故事也是一无所知。来到后地金满故居,才了解了一些有关他的壮举。      二   第二站是玉溪小筑。对于玉溪小筑,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而且是在我任教了二十年的学校附近,路程只有几分钟。这二十年来就在玉溪小筑的旧居古宅——李氏宅院的围墙外,买菜或家访,不知来来往往走过上千百次。当地老师或当地家长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也许是因为我是一心只教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缘故吧。否则怎么会连临海市重点保护文物之地,二十多年就在咫尺之地却一无所知呢?   那天不是集市,菜市场空无一人,我们便把车停在汾西菜场边上。十来个人拐进一条不到五十米的窄巷,左拐穿过窄窄的、短短的,只容两三个人进出的小弄堂,便看见门前立着一块碑写着“临海市重点保护文物”。站在古居门前,摄影协会何方伟主席叫我们抬头往右上方看三个字,让我们猜这是什么字?这是三个繁体字,我对繁体字了解甚少,怎么也猜不出是什么字。还是陈大建老师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他告诉我们,这是耕书楼,这楼房是原来主人藏书阁。   此楼构造与周边的房子完全不一样。此楼在玉溪小筑的西南面,与玉溪小筑相连。底层一边是过道,一边是小厨房通楼。二楼是书房,三面临轩,室内明亮。是当年小筑主人的藏书楼。   对于建筑上俗语我一概不知,行家何方伟主席对此楼外墙的描述是:外墙层间和摆窗间用砖放出线道,在二层与三层间用砖角和蛎灰做出流苏头状;三楼墙面勾出石块形;在东边凸出的二楼窗上嵌着长方形石板,刻着楷书“耘書廔”。我不禁对外墙细细打量,这耕书楼墙面经历了将近百年的风雨侵袭,已经斑斑驳驳,略显沧桑,而窗框颜色是朱红的,却是那么醒目,与历经沧桑的墙面有点不协调,我猜可能是窗框的颜色重新漆过吧!      三   我们正在议论着,古居主人儿子李猷年先生迎了上来,他六十岁左右,个儿不高,青瘦的脸,特别精神,热情邀请我们进去。跨进大门,便是一个四方方的庭院,中间为两层楼,两边为三层楼,整幢楼可以互通。两层楼墙面是欧式建筑风格,中间一个大的白色的圆拱门,两边各有一个小的圆拱门,东西两边各有一根大红木廊柱,二楼中间两个拱形两扇窗,两边长方形四扇窗,顶上中间雕刻着狮子抢球,这欧式建筑风格,显得很有气派。而两边房子又是中式建筑,朱红木格栏杆。整座建筑为中西合璧、精美的民国古建筑。此楼即有江南民居常见的素雅精致的色彩,又有欧式建筑的黛瓦粉墙的浪漫气息,再加上正门前摆放着两盆铁树,翠绿色的叶子与粉墙,相映成趣,给人富有清闲雅逸的美感。   李先生带我们一间一间的参观,一楼屋内摆设的古董甚少,显得比较空旷。我们顺着他指点位置知道这间是餐厅,曾经是他们一大家族在这里用饭的地方,那是厨房,这间是厅堂,厅堂后面是佣人房,正房是他的母亲卧室,卧室的窗边墙上镶嵌着两个小格柜。据李先生回忆,这曾是她母亲藏首饰的地方,听着他娓娓道来的介绍,思绪仿佛穿越时空的隧道,仿若看见她的母亲正在梳妆打扮的情景。   李先生告诉我们这庭院结构属于“三进九明堂”中的“一进”,宅院占地面积有1000多平方米。分为厅堂、东西厢房,其中有卧室、客厅、更衣室等。始建于民国三十年(1941年8月)距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这是他的父亲自监督建造的,他的父亲是李彦兵(1908—1951),字砚兵。杜桥大汾人氏。上海暨南大学毕业,曾留学日本明治大学。民国23年(1934年)任福建南安县县长秘书,民国27年(1938年)任临海县花桥区区长;民国32年(1943年)任临海杜桥大汾乡乡长,祖父早逝,由祖母李氏抚养成人。幼时即资质聪颖,读书过目成诵,下笔千言立就,颇得同邑宿学老儒的看重与赏识。李家是大汾望族,父亲李彦兵又为人豪放,嗜酒又好交友,家中常高朋满座,饮酒赋诗连日不断。李先生回忆小时候母亲曾告诉她,在抗日战争时期,父亲曾帮助过地下党徐指导,度过难关。   她的母亲叫申醉吟,能书能文,也精通文墨,又多精诗词,是大家闺秀。外祖父家乃黄邑大户人家,当时他的母亲嫁妆丰厚,方圆几里赫赫有名。父母夫唱妇和,曾在耘书楼中相互展阅书籍,评书论画、诗词唱和。      四   我们跟着他上了楼,楼上古董摆设多起来了,摆放着几张风格各异的花绵床、古木箱、古木柜、各种各样的桶等,看得我们眼花缭乱。   我们紧随着李先生穿过长廊,过了一道门,又一道门,霍然出现的书房,这书房最吸引我们是旋转书橱。平时我们见过的书橱都是单面,可他的书橱藏在西南墙角一个柜子里,如果李先生不说,我们还以为是一个比较普通的柜子,等他拉着一枚钉,柜门打开,里边是一个书架,成圆柱体,用手拨一拨,它就旋转起来。你想找什么书,只要转一下,书便会豁然出现在你眼前,非常方便!书架两旁题着诗:“东西书史罗列其中,前贤往哲千载相逢,涵今茹古运用无穷,名言至理世界大同。”据李先生说这是他父亲的手迹,我们感慨他的父亲才情非同一般。   据何方伟介绍,这座老宅院,解放后,为大汾乡政府所在地,我们文学协会李鸿主席童年曾跟着父亲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到2005年,乡政府搬去新址。因无人居住,无人管理,老宅逐渐破败,快成了废墟。   这座老宅院主人儿子李猷年先生知道后,用了几百万购回,想尽一切办法,寻找父亲曾经遗失的书画、照片等古迹。古宅按原貌修缮。漫步玉溪小筑,从李先生口中了解了书画、古籍的收藏的前世今生,仿若就像穿越一段幽静的历史,探寻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   武汉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更好甘肃羊羔疯正规医院哈尔滨正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