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平凡】走近紫藤萝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说来可能有人还不信,我对于藤蔓植物原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曲曲连连、扯扯拉拉自不必说,那种依附攀缘、借助它物以升高的品性就令我生厌。要说从前我接触这类弯曲如龙蛇、行走靠匍匐的植物真的并不多,印象中通常只是一些诸如眉豆或葫芦等长秧子的作物。说来也怪,人性中常常又有两面。我一边对藤蔓心生反感,却又乐意接受它们的果实,认为还不错。或许是生活中的一次经历,让我刻骨铭心。   说起来话长,那是一次生产队分瓜。因为梨园阴凉,瓜地距梨园又近,瓜卸了之后就放在梨园里。当然,分瓜按人头论瓜数,就地扒堆。记得当时正逢暑天,中午很热,我割草回来,见梨园分瓜,便紧跑几步,不料却被一条裸露的凸起的弯弯曲曲的树根搬到,摔了个实实在在的大跟头,足足疼了很长一段时间。自从那时,我就从心眼里一直恨那暗褐色如龙骨似的根状东西。藤蔓明显就在这类之列。少年的爱恨是不需要太多理由的,心里咋想就咋做。   现在回头看看,应该说我当年对藤的情绪,分明有个人的恩怨在里面。因为那条梨树根长得太像一根“藤”了,于是我就把自己的愤怒记在了“藤”上。其实,根是根,藤是藤,两者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即使没有距离,没有区别,可梨树就长在那里,根也明显地露在那里,是自己的太慌张,是自己的麻痹大意,要说“摔一跤,长一智”就是了,可当时真的还迁怒于“藤”,这本身似乎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可人的脾气就是这样,藤也只好认了。我曾砍掉过自家院子里的一根葡萄藤,还差点挨父亲一顿打。藤作为物,并没有太多反映,它具有很大的忍耐性。直到我后来真正认识了紫滕,我才改变了自己的那种狭隘的想法和做法。   我所在的中学原是一所初等师范,当年的投资很大,规划和绿化都是一流的。随着社会的发展,这师范合并迁走了,留下了一个大院子。政府决策,我们便搬了进来。生活在其中,享受着前人栽树的阴凉,的确是一种幸福。学校布局很合理,自然分为三大块,由东向西,分别是教学区、管理服务区和运动区。正对大门,办公楼和图书实验楼构成了中区的骨架。在这两幢楼的中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前后两幢楼的单元楼门呈斜对照,构成一个“八”字的形状。甬道为青砖漫地,上面架设着栏杆和天棚。两边栽种的是紫藤,紫藤曲曲折折,攀援而上,甬道自然成了绿荫遮护的长廊。   每天上课、下课,来来往往,我们都穿行于其中。紫藤一下子便由陌生而熟悉,由熟悉而成为“知己”了。紫藤的花开花落,叶生叶长叶败,都是四季的标志。夜午晨昏,有时得些空闲,或驻足、或留恋、或干脆就坐于架下,和同事聊天,与学生畅谈,论学习,论思想,有时也讲说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紫藤就守在身边,像温顺的小狗,不声不响,默默地注视,默默地谛听。多少次,我觉得长廊就像一座老桥,两边拧着身子的龙藤恰如大桥上一根根斜拉的钢索。由于风雨的侵蚀、岁月的久远,老藤看上去虽有些苍老和蜕皮,但那古朴而凝重的姿态总给人以成熟的美。   紫藤是先开花、后才有叶的。每年春三月,几场春风春雨过后,紫藤细细的枝条上就结满了花蕾,一嘟噜一串的,姿态优美迷人。暮春时节,紫藤花开,娇艳欲滴,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垂挂枝头,紫中带蓝,灿若云霞。每年花盛之时,正是高考的攻坚阶段。学子们读书做题,有时头昏脑胀,清风徐来,一股股淡淡的清幽花香飘进,猛抬头,门外窗前有一架紫藤正开,不由地欣喜万分,目光为之而明亮,心胸顿时为之开阔。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紫藤始终以浩荡之势,陪伴着历届学子走过了高三备考最艰苦的岁月,它以生命的壮丽与华美昭示着青春常在,豪情永存。   据说,关于紫藤花,还有一段凄婉的故事。古时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想求一段难忘的情缘,便向月老祈祷。月老终于被感动,就托梦对女孩说:“当春天到来的时候,你会在后山的小树林里巧遇一白衣男子,他就是你所要的情缘。”痴心的女孩喜不自胜,遵照月老的嘱咐,如约到后山等候。可一直等到黄昏,女孩仍不见白衣男子出现,慌乱中被草丛里的蛇咬伤了脚踝。正当女孩绝望无助之时,白衣男子出现了,用嘴帮她吸去了毒血,两人相爱了。后来由于父母的反对,双双跳崖而死。不久,就在他们殉情的那片悬崖边上,长出一棵树来。那棵树上居然还缠着一根藤,并开出紫色的花儿,美丽至极。有人说树是白衣男子的化身,紫藤就是女孩的化身。紫藤为情而生,为爱而亡。   紫藤花开,那紫色的花儿一串挨着一串,一朵压着一朵,彼此挤挤攘攘,前呼后拥,真的是一个热闹的花市。嫩嫩的花苞如女人的香袋,尖尖的,鼓鼓的;又如彩色的蝴蝶,微风一吹,好比扇动的翅膀。年轻的学子,男男女女,青春烂漫。他们谈情说爱、互诉衷肠之时,也常常来到这里,似乎想让这宣泄激情的花儿见证他们的爱情。我曾老远就看到过,有一位打扮得如花的少女竟然就坐在了那弯弯的紫藤上,身边的男孩还不时的晃悠着,他们似乎把紫藤当作了秋千来荡。爱情是甜蜜的,恋爱中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紫藤是花树,这时刻他们只知道所谓的浪漫。   关于紫藤萝的描写,我记得现代散文家宗璞曾把它比作“瀑布”。她在文章中说:我“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只是深深浅浅的紫,仿佛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紫色的大条幅上,泛着点点银光,就像迸溅的水花。仔细看时,才知道那是每一朵紫花中的最浅淡的部分,在和阳光互相挑逗。”我非常喜欢作者这灵动而细腻的笔法,她不仅把藤萝比成了瀑布,而且比喻中还套用比喻,通过光色等多角度地烘托,把紫藤萝写生动而有趣,仿佛将人带入了一个倘恍迷离的意境之中,给人以无比的惊喜和震撼。   一段时间以来,我就很想写一点关于紫藤的文字。但看着散文大家的文章,我自觉惭愧,所以一直未敢染指。但随着时光的流失,我对于紫藤的热爱有增无减。说句大实话,我所见到的紫藤花开的盛势与大作家所描绘的也差不了太多,只是表达上欠些功夫。我想作家有作家的生活,自己也有自己的情感,把自己对紫藤的情感和想法说出来,既是一种慰藉,也是一种解脱。生长在我们校园甬道旁的那些紫藤,它们几乎完全平铺在搭建的架子上,拥挤着,遮掩着。无论从远处还是近处看,它们并不像垂挂的瀑布;而是随着长廊的展开而曲折,倒更像是一条弯弯的河,一条涌动着的彩色的河。那层层叠叠、肆意奔放的花流,在轻风的吹拂下,恰如翻卷的紫色浪花,深褐色的花托为暗影,淡白的花边如激起的一簇簇的泡沫。   从现存的材料上看,紫藤是一种落叶攀缘缠绕性大藤本植物,它对气候和土壤的适应性强,耐旱耐水耐阴,还喜光。它对人的要求很少,其应用价值多种多样。除一般用于园林观赏之外,作为长寿树种的紫藤,它的植株茎蔓蜿延屈曲,花开繁茂,串串花序悬挂于绿叶藤蔓之间,瘦长的荚果迎风摇曳,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咏诗作画的题材。据说紫藤花可以提炼芳香油,并有解毒、止吐止泻等功效;紫藤的种子可治筋骨疼,还能防止酒腐变质;紫藤皮具有杀虫、止痛、祛风通络等功效,可治筋骨疼、风痹痛等。紫藤还具有一定的食用价值,人们常采紫藤花蒸食,清香味美;用此制作“紫藤糕、”“紫藤粥”或炸紫藤鱼等,都别有一番风味。   紫藤在花开正盛之时,绿叶便悄悄地滋生,蔓延。紫藤的叶梗和叶面好似刺槐,叶片对生,长长的,密密的。难怪李白曾有诗云:“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紫藤的花期不长,随着花繁,叶儿也茂盛起来。很快叶多花稀,一片葱茏。有一天,阴沉沉的,飘着小雨,淅淅沥沥。百无聊赖,我站在楼梯间二层的窗户旁,放眼望去,走廊上的紫藤萝枝条伸得远远的,窜出的新头青翠青翠,叶片嫩黄,一层一层地铺开去,晶莹的雨珠一闪一闪地泛着亮光。细雨霏霏,水气袅袅,那轻盈而透亮的绿,绝对像一块温润的碧玉。   我不由自主地下了楼,来到紫藤架下,砖漫的小道干干净净,竟然没有一点雨丝。抬头一看,铺满紫藤枝叶的顶棚像是绿色的大伞,只是有些地方发明有些地方略显灰暗。忽然间看到影子一晃,仔细一瞧,原来在一条条的“伞骨”上,还蹲踞着缩着脑袋夹着翅膀的雀儿。我也无意打扰它们,这自然的躲避风雨之处,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时候,也应该是它们的归宿。我的到来是纯属于偶然,况且它们比我要来的更早些。这不邀自来和不期而遇,让我猛的一下子想到,藤蔓所谓的攀缘和依附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像下雨时就成了鸟儿躲避风雨的地方。   我站在紫藤架下,望远处迷迷茫茫,看近处风雨潇潇。紫藤静静地直面风雨,那青枝绿叶我已看不太清,我把目光聚集在那根跟如钢索的虬龙上,紫藤的干皮呈深灰色或暗红色,犹如松柏,只是拧着劲子。我轻轻地走过去,伸手一摸,好是沧桑老人的胳膊,只有筋骨了,有些粗糙,但不皲裂。回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紫藤的身子下部是水湿的。我这才明白,原来枝叶所承受的风雨都经过这里流到了根部的土地。这或许是紫藤的生存之道,它却让我陡生敬意。是啊,藤把养分输送给了枝叶,枝叶又一不同方式将风雨阳光回馈给了藤和大地。   藤,不是我来到这个学校,不是我有幸接触到了紫藤,或许我会误解你一辈子,恨你一辈子的。我终于明白了,这世界上我们遇到的很多事很多人,原本都有他生存生活的条件和逻辑。有些时候,或者出于某种原因,伤害了自己,凭着主观感情我们形成了意象或观念。没有接触,没有了解,我们生活的区域和空间就会是一片空白或漏洞百出。走进紫藤萝,我不但认识了藤蔓植物,我也认识了我自己。   重庆那个医院对癫痫癫痫发作时如何用药癫痫病是否有遗传哈尔滨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