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半夜虫鸣_1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半夜醒来,有些闷热,有些迷糊。拉开阳台的窗,夜风被纱窗过滤,更加细微,丝丝凉意。楼前的柳树只有模糊的影子,不见一丝摆动,完全没有了白日里的飘逸与潇洒,与我隔窗相望,倒是很解风情的样子。多少人,多少事,在眼前飘忽而过,不在梦中留下半点儿影子。这棵柳树,几乎每天都在我面前,有十多年的光景了,对她记忆是无法擦去了。   对面楼上,只有一间屋子亮着灯,是主人忘记关了吧。这盏灯,不是有意亮着的,却在无意之中给了我些许的安慰。漆黑的夜路,有那么一线灯光,也能给走夜路的人莫大的安慰。曾经在乡间走过夜路,那种黑,那种静,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你胸口,惊悸,忐忑,惶恐,多么希望有一盏灯照着前程。当一束手电的光亮照过来,当父亲关切的声音传过来,我的眼睛里已经饱含了泪水。   此时,沉睡着的,是白日里奔波的生命。感谢大自然,给了我们一个安静的黑夜,让我们的生命沉静下来,让我们的灵魂暂得安宁,即使有梦,也是宁静的。那鸣叫着的,或许就是有声的梦吧。这鸣叫,那样的温柔,似乎只敲打着你的耳廓,显得夜色更加纯净。   现在,虽然只有我一个人面对这黑的夜色,却没有任何的惊惧。我就在这微弱的灯光下,听一声声的虫鸣。宋代诗人杨万里的《夏夜追凉》里说:“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虽然今晚是处暑第二天,依然闷热。隔壁睡着老婆,轻微的鼾声。这鼾声有十多年了吧,据说属于器质性老化。睡在旁边的时候,我用手轻轻扒拉一下她的脑袋,立刻就消停了。有时候,半夜醒来,老婆不在身边,就觉得不在自己家里似的。有时候,住在外面,梦中听到老婆的鼾声,醒来很是有些空落。   我爱我的爹娘,却不能睡在爹娘身旁,听不到他们的鼾声。不知道今晚在老家的爹娘是不是也会热醒,会不会摇着芭蕉扇思念着多日不见的儿女。我想,只要醒了,爹娘肯定会想的,就像我此时就在想着远在上海的女儿一样。   “虫鸣室幽幽,月吐窗冏冏。”我不想去想韩愈写诗时的心情与愿望,两句诗所描绘的意境跟我此时实在是雷同。隔着纱窗,虫鸣声声叩耳,听不出来自何处,却听出了一些寂寞,听出了一些思念,听出了一些叹息。一个人总是会思念着某个或某些人,经日,经月,经年,不得相见,就会觉得寂寞。   忽然想,这声声虫鸣,恐怕也是虫的鼾声吧?不然为什么此起彼伏呢?不然为什么各不相同呢?不然为什么都在夜半时分呢?或许,不是鼾声,而是梦呓吧?昼有所思,夜有所梦。对亲人的思念,不能在白天宣扬给别人,只能在梦中大声喊出来。   昨天初中同学聚会,终于见到了35年不曾见面的同学,那种激动,不言而喻;那种慨叹,想必都懂。把酒言欢,只恨时短。35年后的苍老,就这么无情地刻在了35年前青涩的脸上。“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不知道诗人的心情是否真的这样无奈与悲凉,我的心里抑制不住暗自流泪,清晨醒来,不敢看昨晚发出的微信。   陆游说:“蚁门知将雨,虫鸣觉近秋。衰翁非爱酒,无计奈孤愁。”当一口口家乡的酒,流进去的时候,并不是我贪杯,而是为了浇灭多少年来的孤愁。曾经关爱我的老师不在了,曾经关心我的同学变老了。远处的虫,近处的鸣,秋天走进了,晚年来临了?有同学说,三十年后我们还能相会?一句话,让人泪流满面。“五年相会一次,还能有几次?”“至少一年一次!”   虫鸣,似乎在《诗经》就开始响起。“季夏之月,蟋蟀居壁。”远处的虫鸣,应该就是蟋蟀的叫声吧。说来惭愧,50多年了,对于乡间的虫鸣,可以说从来没有间断过,可惜从来没有真正聆听过,更没有认真辨识过。似乎,这些虫鸣可有可无。或许,我的心灵深处,没有那些文人墨客的灵敏的情愫,甚至连“促织鸣,懒妇惊”这样的境界都没有。   古往今来,文人雅士对虫鸣声有着独特的感受。白居易的“惜渠止解能催织,不识穷檐机轴空。”杨万里的“不解缫丝替人织,强来出口促衣裘”,陆游的“州符县帖无已时,劝耕促织知何益。”都是对“民生之多艰”的慨叹,我此时没有这种愁绪。   戎昱的“蛩声竟夜引乡泪,蟋蟀何自知人愁”,贾岛的“促织声尖尖似针,更深刺着旅人心。”白居易的“犹恐愁人暂得睡,声声移近卧床前”,则正合我的心境,吟诵之后,两颊便有了泪痕。   今晚,算是我最静心聆听的了一次了。虫鸣很单一,绝无喧闹,故而夜晚显得很静。前面说了,很像一个人在喃喃梦呓。对面楼上的那盏灯还亮着,不知那只虫儿,是不是也像我在黑色的夜路上看到了一丝光亮,心里有了些许的慰藉。   夜幕并不昏暗,倒是有些幽幽的,虫鸣还在继续,听着听着,有些远了。刚才那只或许是累了,或许是梦醒了,像我一样在月光之下发呆,像我一样思念着老家的爹娘,思念着远在他乡的女儿。 羊角风如何治疗呢陕西冶癫痫医院青海有专业的癫痫医院吗癫痫疾病怎样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