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两根头发硌屁股

来源:安徽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创意小说

    清朝末年,莒县孙家山沟村出了大地主叫孙兰俭。其祖上特别贫穷,靠给地方干活为生,到了其父那一代,才富了起来的。其父在世时,曾得了一笔不义之财。据说明朝有个裴御史,家在玉皇山下,背着皇上,私自招人在山后开矿冶炼白银。后来,事情败露,皇上派钦差来查,只见银炉旁堆着许多矿砟,未见白银。钦差就把冶炼炉拆掉了事。其实冶炼人员早把炼出的白银,用铁橛子刨地为洞,灌到了土中,事后再找却找不到了。孙兰俭的父亲来这地里刨谷楂,发现了这一秘密,将全部白银据为己有,一举成了暴发户。家有酒店、油房、富得流油。他家有一年向城里当铺当麻袋,手推车首尾相撞,从自家门口到里果街顶,排成一条三十里的长龙阵,令人咋舌。

  

  孙兰俭的大老婆,是个小姐,喜欢吃带鱼,每次吃饭,都要吃掉无数条带鱼,因为她只吃中间最肥的两节,其余的扔了泔水缸里喂猪,也不给丫环吃,若是丫环偷吃,就打,有的丫环偷偷的从泔水缸里捞了吃。孙兰俭的老婆整天拿着着大烟袋抽大烟。七月份正是地瓜与花生快成熟的季节,有拍马屁的人从地里挖了,煮了送给孙兰俭的老婆尝新鲜,老太婆却说,不吃,不是什么好东西,拿走。

  

  孙兰俭有四个儿子,孙兰俭与他老婆对儿子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整日由着他们胡来,横行乡里。人们对其恨之入骨,但却敢怒不敢言的,暗地里给起了外号。

  

  大儿子,人送外号“大死尸”,整日里除了吃,就是睡,下人捎有伺候不周,轻则重打一顿,重则打死,全由着他的性子。二儿子,人送外号“二畜牲”,虽说娶了四房老婆,仗着家里有钱,看到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漂亮,那得想方设法逼人家跟他睡觉,有几个不从的,竟让他给祸害的家破人亡。三儿子,人送外号“三砚台”,整日里除了写字,就是写字,如同个小孩子,生活完全没有自理能力。。四儿子,人送外号“四赌棍”,有一年冬天,四赌棍瞅着外面的一大堆粪发愁,孙兰俭说发什么愁啊,有觅汉干这活,也不用他来干,孰不知四赌棍输的钱就和这堆大粪一样多。

  

  孙兰俭老年,小老婆又给他生了个女儿,把他乐的合不拢嘴。加上老年得子,那可真是视若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上怕碰着。

  

  过去的穷人家,冬天用麦洋做草褥子放在床上取暖。孙家却是铺棉花被子来取暖。一次孙家的小姐睡下却怎么也睡不着,感觉有东西硌屁股,叫丫环来重新铺被。丫环重新铺了,小姐躺在上面还是睡不着,还感觉有东西硌屁股,孙兰俭命人把丫环打一顿,说是干活不好,别的丫环给重新铺了被子,小姐躺在上面还是感觉有东西硌屁股。一连换了七八个丫环给铺被子,也没有让小姐满意的,当然都挨了打。最后有一个聪明的丫环,给少铺了个一床被子,不让太热,又从头上撕下两根头发,说是头发硌了小姐的屁股,小姐躺在床上感觉不到硌屁股才算完事。

  

  等孙兰俭过世之后,没过十年,家就败了,老的老,死的死,走的走,就剩他的闺女与外孙相依为命了,靠要饭为生。

  

  一次要到一户人家时,天已经黑了,那户人家可怜她们,让她们睡在锅台下的柴草堆里。第二天娘俩早早起来,谢谢人家的留宿之恩。那户人家的妇女却说:“当年两根头发硌的睡不着觉的人,现在却睡柴草堆。”他的闺女仔细看了看那妇人,才认出是当年伺候自己的丫环,羞愧万分。回家后上吊自杀了,留下了孤苦无依的儿子。我的姥爷小时候曾见过几次那个孩子,真是可怜。

  

  这是在我姥姥村子前面的村里的真实的故事,是我小时候听母亲讲的。

  

  

武汉癫痫哪里治疗最好拉萨有哪些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医院河南哪家好